•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
  • 海南体彩官方 > 其他小说 > 炼尽乾坤 > 第一千五十八章 血灵求救
        看着罗刹发疯一般的轰击着血灵,同样追向血灵的孙游等人,身体纷纷一顿。

        他们脸上,都带有复杂,特别是孙游以及纳迢,还有鳄兽内的七魁,他们脸上的复杂神色更甚。

        罗刹的真实身份,让之前的他们心里难以接受,甚至还有怒火。

        可现在,当苍天弃被血灵一口吞下后,罗刹那强烈的反应,疯狂的举动,让他们内心的复杂更多。

        神秘女子,此时暂时放弃了对血灵出手,她能够感觉得到血灵此时身体内部好像发生了异变,故而身体才会突然间僵直在半空之中。

        而罗刹一通猛烈的攻击,也成功将逃离的血灵拦截了下来。

        如此情况下,她索性也不着急出手了。

        罗刹疯狂的攻击,持续了整整一株香的时间,从天空到地面,又从地面到天空,从头到尾,血灵都没有过一次抵挡,没有过一次还手。

        这期间,他就是一个人形沙包,罗刹就是一个暴怒中的拳手。

        一炷香的猛烈攻击后,罗刹才停下了自己的双拳,嘴里喘着粗气,心里的怒火消散了不少。

        前方,血灵悬空漂浮,已经没有了惨叫声继续传出。

        因为此时的他,连头颅都没有了,从脖颈到头颅,全部被罗刹用拳头砸了个稀巴烂,怎么可能还能发出声音。

        不仅如此,血灵的胸口心脏所在的位置,被洞穿出了一个大洞,显然是被罗刹用拳头硬生生的击穿的。

        除了胸口外,小腹也被洞穿出了一个大洞。其四肢,也是断了一手一脚。

        整个人,看起来惨不忍睹。

        都说死无全尸,眼下的血灵恐怕已是很接近了。

        之所以说是很接近,而不是已经成为,是因为他都被揍成这副德行了,竟然还没有死。

        断裂的一手一脚,快速蠕动着,随后在其他修士的目光注视下,重新生长了出来。

        紧接着,脖颈,头颅,也相继重新生长。

        短短时间里,血灵的身体就恢复如初,变得崭新,如同新生一般,没有丝毫伤口。

        只不过,他的气息与之前相比起来,虚弱了太多。

        显然这身体的自行恢复,对他同样是有着不小消耗的。

        随着血灵的头颅重新生出,他的脸上,也再度呈现出了痛苦之色,嘴里凄厉的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不断传出。

        心里怒气已经消散了大半的罗刹,此时没有再继续对血灵出手。

        她的嘴里不再喘着粗气,已经恢复了正常。

        之前之所以嘴里会喘着粗气,倒不是她灵力消耗了多少,而是她一通猛烈攻击下来,体力消耗太多。

        她肉身本就不强悍,这种不动用法宝,直接用拳头强怼,不是她的强项。

        而她之所以没有再对血灵出手,是因为心里的怒火大量消散,让她多少恢复了一些清醒。

        头脑恢复了清醒的她,猛然间才发现自己在这一炷香时间里的所作所为。

        她心里震惊,自己怎么会如此愤怒,居然连情绪都失去了控制。

        正常情况下,在她的身上是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主意识与这些年的意识相融合,让我还没有完全适应自己真正的身份,故而见到苍天弃被吞下那一刻,才会如此情绪失控?!?br />
        罗刹神色严肃,眉头紧皱,在心里如此分析着。

        “如今苍天弃反正也已经死了,今后与他也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只要他不再出现在我的视线中,花上一些时间,便可彻底将他遗忘,而我,也将重新回到以往,让自己重新步入正轨?!?br />
        罗刹心里想到,脑海之中却情不自禁的冒出了与苍天弃生活的一幕幕画面,特别是当年在小城炼制器丹时,苍天弃为了?;に?,差点丢了性命,那一幕,那一番话,让她记忆深刻。

        “死了也好,死了也好啊,长痛不如短痛!”

        罗刹没有继续动手攻击对面的血灵,而是开口传出了一番让其他修士摸不着头脑的感叹。

        她这声感叹,没有如负释重的感觉,反而显得很是压抑。

        随着感叹声从她嘴里传出,两行清泪,从她那张神情严肃的脸上滑落。

        仿佛是感受到了泪水传来的温热之感,罗刹眉头皱得更深了。

        这一刻的她,竟然有些后悔当初做出封印自己意识的决定。

        脸上灵光一闪,泪水被瞬间蒸发,消失干干净净,神色无比凝重的她,此时心乱如麻。

        转过身来,背对着血灵,她的目光看向了孙游几人所在的方向,淡淡开口说道:“血灵现在很虚弱,你们如果想要将他斩杀,现在是个好机会?!?br />
        一声提醒后,罗刹收回自己的目光,没有了要亲手斩杀血灵的打算,清醒过来的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疯狂,不把血灵碎尸万段就绝不罢休的疯狂。

        此时的她,只想离开这里,远离这里,回到魔窟花大量时间来调整自己。

        然而,正当罗刹准备离开时,却发现孙游几人竟然没有任何的动作,目光再度朝着他们看去,只发现孙游几人都是直勾勾的看着一处,神色透露出了震惊。

        从几人目光所看向的位置,罗刹知道,他们看向的是她身后的血灵。

        她心里疑惑,血灵已经让她一顿胖揍没剩几口气了,虽说身体有自行修复的能力,但眼下显然已经是元气大伤,以她对孙游几人的了解,他们联手之下拿下这种状态下的血灵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就这样的血灵,还有什么好值得如此吃惊的?

        心里的疑惑才刚刚生出,突然间,罗刹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一般,猛然转身,看向了身后的血灵。

        惨叫声还在继续,不断从血灵的嘴里传出,这一点罗刹并没有在意,从之前血灵突然间停下开始,他嘴里传出的凄厉惨叫声就一直没有断过,也就是把他整个头都用拳头击碎后,这惨叫声才停止了下来。

        而刚刚,血灵的身体自行修复,头颅再生后,惨叫声又响起了,心乱如麻的她,根本没有那个心思去分析血灵为何会不断发出惨叫,他到底怎么了?

        此时重新看向血灵时,罗刹心里一惊,倒不是血灵那凄厉的惨叫声让她心里一惊,而是此时血灵的状态,让她神情为之一变。

        在他们的目光注视下,只见血灵的身体,不知道为何突然快速的枯萎起来。

        他的气息,他体内释放出来的气血之力,也随着身体的枯萎,快速减弱。

        此番变化,就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血灵的体内,快速吞噬着血灵的气血之力一般。

        罗刹也愣了一下,不明白血灵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随后,她心里无端生出一种猜测,这种猜测,让她的心里竟然莫名的一喜。

        这喜意来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却仿佛让她内心深处看到了一丝希望。

        她虽不愿意承认自己竟然会生出这样的情绪,但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真的生出了这么一丝侥幸。

        “该不会……”

        罗刹突然间放弃了要立刻离开的打算,目光炯炯的看向了正发生着巨大变化的血灵,目光之中,竟然还有一丝期待。

        而血灵,神情惊恐,惨叫声不断,看着自己的身体竟然快速干瘪下去,他慌了心神。

        “不……不要!不要!我我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

        惊恐的求饶声,夹杂着撕心裂肺的惨叫,血灵一会儿猛扣喉咙,想要将什么东西从嘴里呕吐出来,一会儿又果断的将自己身体某一处撕裂,想要取出什么。

        然而,都没有任何的结果。呕吐没有吐出任何东西,自身身体被他果断撕裂一道口子后,同样也没有任何发现。

        就这样,在短短的时间里,他的身体成为了皮包骨,目光中,透露出了绝望之色。

        突然间,他仿佛又想到了什么,看向了神秘女子所在的位置,目光当中带着乞求。

        “主……主人……救……救……”

        求救声还未落下,血灵的身体,突然被破开了一道口子,一道灵光从他体内疾射而出。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