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
  • 海南体彩官方 > 其他小说 > 职业狩灵人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兔子精
        经常生这么一提醒,杜子仁突然想起,要是把这些灵魂就这么放着,肯定会被橙红蚕吃光光,那可跟灵魂消散成碎片不一样,严重违反了自然轮回的规律,身为鬼帝绝不能坐视不管!

        于是几位鬼帝稍一调整便让杜子仁从战场上抽身,以便他把所有死掉的变异生物的灵魂都抽离出来。

        杜子仁抽取完死者的灵魂,在众陛下的掩护下,跟常生他们一起退进了巨石门之内。

        因为敌人数量少了一半,陛下们又配合的默契,所以常生他们这边就抢占了空无一人的巨门内的空间,打斗也因此暂时停止了。

        小叶和十几只变异生物站在巨门外,脸上已经看不出是气是急了,回头瞅了一眼通口内已经可见的虫群,小叶的眼中隐隐透出了一种尽乎平静的绝望。

        游千夜刚想去关石门,独孤盟主却突然开口提议:“让他们一起进来吧!”

        “你说什么?”穷奇火了,“你就是传说中的圣母婊吧?这话常生说我就当他岁数小不懂事,你个老不死的说这话是几个意思?想要坑队友吗?”

        常生脸色一沉,“为啥带上我?我哪长的像说这种话的人了?”

        所有人异口同声:“哪都像!”

        常生无语,同时也有点心虚起来,要是独孤盟主不先开口,他的确差点就要那么说了,不为别的,就为那虫子连灵魂都吃,常生就没法坐视不管。

        谁成想,杜子仁竟然也开口说:“我同意盟主的提议,暂时休战,让他们都进来吧!人死了事小,灵魂要是没了那可就事大了!”

        九霄不同意道:“战是你说停就停的了的吗?仗是可以单方面挑起的,但绝没有单方面就能停的,对方同意了吗?”

        小叶眼睛一亮,“我同意!”

        小叶这话才是真的没人信呢,要让她不作妖可比登天还难!

        杨云一指门外的众人,“要不你们都自杀吧,我保证保住你们的灵魂!”

        小叶轻啧一声,“灵魂今生是我的,来生就是别人的,我都死了,要灵魂有个屁用?”

        杨云一窒,“做人不能太贪心!”

        常生却在旁边说:“可我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啊,灵魂再转世也不是她了,她干嘛要管别人有没有来世???”

        杨云怒道:“你小子到底站哪边的?”

        常生耸肩,“就事论事而已,陛下不必激动?!?br />
        眼看着虫群就要进入石门外的大厅了,常生凭空抓出一把捆仙绳扔了出去,“不想死的就把自己捆上,给你们五秒的时间,过期不候!”常生看向游千夜,“落门!”

        游千夜抬手按下机关,石门就响起了沉重的机关声,并缓缓开始下落。

        小叶一急,再次回头看了眼连三界大佬们都惧怕的虫子,随后一咬牙,狠狠地对变异生物们命令道:“绑!”

        没用上三秒,他们就把自己绑了起来,接着又一秒都没花上就全数进到了石门内,石门也在这个时候落到无人能进的高度,最后在虫群进到大厅一半的位置时合死了。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钱弥欣走到常生面前,盯着他的眼睛说:“你这个样子好像叶文清家的萌萌啊,白头发红眼睛的,活脱脱就是个不怎么萌的白兔精啊?!?br />
        “哈?兔……兔子精?”

        常生不明所以,低头看了眼自己垂在胸前一缕长发,惊讶地发现它居然是白色的,他立马抢过钱弥欣适时拿出的镜子一照,发现自己两只眼睛都已经变成了通透的红色,就连皮肤也白的不象话,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钱弥欣本想安慰常生几句,可常生却忽地又抬起头来,无比兴奋地对着镜子边摆姿势边说:“有没有觉得这样很帅?是不是很仙风道骨?我以后应该背把长剑,这样就像仙侠剧里的剑仙了!对!就这么干!我发现我又帅出了新高度!”

        钱弥欣眼皮直跳,感觉刚才担心常生的自己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白痴!她懒理在那对镜卖骚的常生,转身就去看她的厉大神了。

        游千夜跑过来一搂常生的肩膀,“刚才吓死老子了,还以为你要爆魂了呢!”

        常生笑着挠头说:“我也这么以为来着,到后来差点没控制住,还好……”常生一愣,整个人都有种后知后觉的木讷感。

        厉寒虽然一直在被钱弥欣围着转,但也时刻关注着正在默默对视的小枝和小叶,以及常生那边的情况。

        刚征服的大桃木之力有多厉害他比谁都清楚,他更知道常生就算再天才也有无法用脑子来填补的修为差,所以很担心常生会落下什么比头发变白更严重的后遗症。

        当常生的表情木讷后,厉寒立马就冲了过来,太叔齐和独孤盟主也几乎是同时而至。

        “常生!”厉寒扳着常生的双肩,急问:“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常生抬头看着厉寒,突然就有些脱力,脸上还带着似哭似笑又傻气的表情,要不是厉寒的双手正“拎”着他,他险些就要摔倒了。

        太叔齐也急了,“生儿,你……你不会是刚才体温太热,烧坏了脑子吧?”

        这话要不是太叔齐说的,常生肯定和他急,不过现在的他可没空理会这些,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瞬间原地“复活”的常生立马把厉寒的双手推开,急道:“我有事要做,请先无视我!”

        厉寒微怔地看着常生走到屋中央,还用一脸紧张又跃跃欲试的表情搓着手,但一想要干什么的时候,他又会很害怕地缩回手,这样来来回回重复了好几次都没有正式开始。

        钱弥欣虽然不知道常生要干什么,但每次常生一要开始她就跟着紧张,来来回回跟着折腾几次,没脾气也得被折腾出脾气来,何况钱弥欣还是个有脾气的女人!

        几步走到常生面前,钱弥欣就抬手想要砸常生一头锤,可在拳头就要落下时,看着常生的满头白发,钱弥欣忽地就心软了,狠狠挥起的拳头最后只是轻轻落在了常生的头顶。

        “你磨磨唧唧干什么呢?”钱弥欣嘴上可没软,“再磨唧信不信姐灭了你!”

        常生一脸委屈地看着钱弥欣,“我有点害怕,不敢试?!?/div>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