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牛又有大动作!马尔代夫、印度等南亚国家都来了... 2019-05-17
  • 中国(湖南)第20批援塞和第16批援津医疗队19日启程 2019-05-02
  • 陈坤:虽然会被困扰,但感谢情绪无法删除 2019-04-29
  • 晋城:八项重点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4-2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
  • 海南体彩官方 > 其他小说 > 大明闲人 > 第938章:迷茫
        中军帐中,苏默和徐鹏举二人一卧一坐。卧着的是徐鹏举,显得有些百无聊赖。苏默仰着头,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顶棚,脸上一片若有所思之色。

        火筛已经被另寻地方安置了,营门口被苏默一番话激的吐血而倒,内外交竭,终于是再也撑不住了。

        但即便如此,苏默也没放过他,又是掌掴又是捶胸的,愣是把人弄醒问出了火筛大营那边的变故究竟是什么。当时那副凶残的模样,连徐鹏举等人都有些目不忍睹了。

        牧民暴动,这就是火筛给出的答案。对,没提右帐汗王,火筛故意隐瞒了。

        只不过以苏默那鬼精鬼精的,自然也绝不会那么轻易相信他的答案。若只是牧民暴动,依着火筛那残暴的性子和对他苏默的恨意,又怎会那么轻易地,在即将抓获他时果断撤军呢?

        牧民暴动而已,那边的巴穆尔就算再无能,即便平复不了暴乱,至少自?;故敲晃侍獾?。以暂时的后撤自保,换取苏默这个大敌的脑袋,这个选择很难选吗?至少苏默觉得换成自己的话,根本连考虑都不需要考虑。

        那么问题来了,能让火筛如此急惶惶而走的原因,又是什么呢?所谓的牧民暴动一事儿,苏默早有所猜测。毕竟那本就是他留的后手,这一招最多也就是给火筛制造些掣肘,完全不足以让火筛这般决绝。所以,肯定还有更隐秘的原因。

        所以,打从回到大帐后,苏默就开始长考。徐鹏举等了好久,终于不耐起来,打个哈欠道:“老大,用得着这么费劲吗?等咱们回去不就都明白了?要不然,交给小弟我,就不信那丫的嘴能硬到哪里去?!?br />
        苏默坐起身子,乜斜了他一眼,撇嘴道:“你敢保证酷刑逼出来的供词就一定是真的?至于说等回去,要真有事儿,等回去的什么黄花菜都凉了。一个不好,你我这几十号兄弟就得交代在这儿。算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让我再好好想想?!?br />
        被鄙视了,徐鹏举悻悻的爬了起来,吊儿郎当的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了下来,转头道:“老大,你真的要放那几个鞑子走?”

        苏默抬眼看他,挑眉道:“那你要怎样?”

        徐鹏举屁颠屁颠的跑回来,谄媚道:“把汤圆借给我,还有太阳,我带它们追上去,来一出月夜狼出没如何?”

        好吧,徐小公爷对不能骑着大尾巴熊装一波怨念深重,总想找法儿满足一次。想想要是能骑着大尾巴熊,然后带上一票草原狼的场面,他就血脉贲张,激动不已。这要是能有这么一遭,等到回去后在众人面前说起,那得是多风光啊。

        苏默就斜眼乜他,不屑道:“就你,还狼出没?要我说也不用那么麻烦,你只要站出去嚎一嗓子,就妥妥的一月夜狼人,可比那什么月夜狼出没拉风多了。怎么样,要不要试试?!?br />
        徐鹏举大怒,直起身子叫道:“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你这分明是歧视?!?br />
        苏默懒得搭理他,扶着额头无力的道:“得得,我不歧视你,你还是哪凉快哪儿呆着去吧。那些人不能动,我有用?!?br />
        徐鹏举眼珠儿转转,又凑过去谄笑道:“有啥用,跟我说说呗。你不告诉我,我有心事睡不着?!?br />
        苏默翻了个白眼,一指后面道:“睡不着就去那边,多的是又白又嫩的,随便你挑。长夜漫漫,大可以谈谈人生,憧憬一下未来就是了?!?br />
        徐鹏举一愣,顺着他指的方向看看,皱眉苦思,那里什么时候藏了美人儿了吗?话说蒙古娘们固然能找出几个漂亮的,可那皮肤大都黑里透红,糙的很,又哪来的又白又嫩……呃,不对!妈蛋,那里特么围的全是羊……

        “苏老大!”终于想明白了的徐小公爷怒了,戟指怒喝?!霸勖遣荒茏龊门笥蚜?,友谊的小船,翻了!”

        苏默叹口气,点点头:“你信不信,要是你再不从我面前消失,今晚我就让人挑一百只羊塞你帐篷里去。然后把你扒光了绑一起,等明天……”

        嗖——

        不等他话说完,帐中一阵疾风刮过,门帘摇曳,徐小公爷已然遁的无影无踪。

        苏默吐出口气,无声的笑笑,低骂一声。这才摇摇头,又再沉思起来。

        他没有骗徐鹏举,固伦哀等人确实是他有心放回去的。因为他需要有人回去,让蒙古王庭那边知道这边的消息。他很期待,要是达延汗知道了火筛一部的覆灭后,将会是什么表情。

        从火筛这些日子来的表现就能看出来,蒙古在对这次的贸易一事上,完全是抱着想要占据主导位置的打算。如果不能打破这种心理,完全可以预料到,那所谓的互市还有这次的盟约,说不定又是一出后世各种丧权辱国的条约一样。

        别说这只是火筛的个人行为,即便是,那也绝对有达延汗的故意放纵的意思?;鹕傅木俣刹皇且惶炝教斓氖露?,苏默才不信达延汗会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即便是如今通讯不发达,草原广袤,详细的情况或许可能不清楚,但大概总还是能了解到的。

        所以,苏默既然看清了蒙古人的算盘,又怎么肯吃这个亏?妈蛋,别的不说,这要是真给蒙古人得逞了,他苏默的名字岂不是要遗臭万年了?

        用最凌厉的回击,狠狠打击一下蒙古人的野望,让他们彻底明白谁才是主导,这便是苏默的打算。而借着这次机会,趁机将大明的势力延伸进去,不能说指望就此战胜蒙古,但也要让其如鲠在喉,再想觊觎中原时,就会缚手缚脚,心有忌惮。

        如此,多了不敢说,至少也可保证十年之内的安定。这样的话,自己便也对得起弘治帝和朱厚照父子了。

        而要想达成这个战略目标,那么还有什么比筑城更合适的?若是一切顺利,正如当初火筛的猜测一样,能筑第一座城,就有可能再筑第二座、第三座,说不定真就可能由此蚕食了蒙古呢?最不济,也能为大明抵抗蒙古,多建几个前突的据点不是。

        所以,他需要有人把这边的大胜,在最短的时间内传给达延汗。一如火筛陈兵大同关下的的道理一样,城下之盟,也是苏小太爷最喜欢做的呢。

        至于大同关那边……苏默心思又转了回来,看样必须要尽快赶回去了。那边肯定是出了极大的变故,绝不仅仅是火筛说的那样,只是简单的牧民暴乱。

        嗯,在尽快赶回去的同时,还必须多做些必要的准备。正所谓庙算多者胜,无论什么事儿,多留一手总是好的……

        这一夜,中军帐的灯火迟迟未熄,直到黎明之时,才终于暗没了下去。

        而同样一夜未合眼的,除了苏默之外,还有固伦哀一行。跟苏默只是卧在帐中沉思不同,固伦哀等人却是提心吊胆的一夜狂奔未停。待到好容易挨到天际翻出鱼肚白之时,这才惊魂稍定的寻了个地方停下稍息。

        不了解的人,或许会对草原的夜抱有各种幻想。甚至放在一些浪漫的诗人口中,大抵会堆砌些如“静谧”、“宁和”、“温如处子”又或“似轻纱薄笼的美人儿”之类的词汇出来。

        然则对于固伦哀这等土著来说,却是深知草原夜晚的恐怖和危险。不说那些满处游荡的肉食野兽,只单单那不定什么地方隐藏的泥沼,还有很容易迷失方向的?;?,就足以让所有轻视草原的人付出生命的代价了。

        如果放在平时,固伦哀是说什么都不会这般在黑夜中乱窜的??墒钦庖淮?,他无可选择,只能冒险一搏了。

        正如徐鹏举猜测着,苏默所谓的放他们走,只是装个样子,随后便会派人追杀一样。同样的,固伦哀也绝不相信苏默会那么轻易的放了他们。

        看看那恶魔是怎么对待塔布囊的吧。曾经是那般如天神般的英雄,竟然给生生折磨的意气消沉,整个人都透出一股颓废的气息。这且不说,临走时他可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那魔鬼竟然生生杀了近两千战俘啊,以至于连塔布囊都被气的吐血昏厥。

        都说咱们鞑靼人凶残,可和那小魔王比起来,究竟谁更残暴?这让固伦哀想想就不寒而栗,头皮发麻。

        所以,在一脱离明人营盘后,他便几乎是拼了命的打马狂奔,连头都不敢回一下。路途之中,几次都不由的有种幻听,似乎身后传来了追命的蹄声和杀声。

        几个侥幸和他一起被放走的士卒,也是个个如惊魂之鸟,抖抖瑟瑟的缩在一起,满眼满脸都是惊恐迷茫之色。似乎只要稍有一点声响,就会跳起来尖叫着逃命。

        固伦哀心下悲凉,曾几何时,悍不畏死的蒙古勇士,竟变得眼下如鹌鹑似的了?大汗欲要统一大漠,进而制霸天下,重现昔日窝阔台、蒙哥等不世汗王的辉煌,真的还有可能吗?

        他曾经坚不可摧的信念,至此开始有了动摇。他看不清,看不透,完全对前路找不到方向,看不到希望……

        几人在黎明的冷风中只是稍稍歇息了不到两刻钟,便再次踏上了逃亡之路。

        前路充满了未知,他们只能在这种未知中,满怀着惊慌和恐惧茫然的走下去。

        一连三天,加起来休息的时间甚至连半天都没有。终于,在第四天的午时,他们看到了王庭派出来的斥候。那一刻,几个人翻身落马,抱头痛哭。只是心中,却是连自己都不明白,这哭声究竟是欢喜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 金牛又有大动作!马尔代夫、印度等南亚国家都来了... 2019-05-17
  • 中国(湖南)第20批援塞和第16批援津医疗队19日启程 2019-05-02
  • 陈坤:虽然会被困扰,但感谢情绪无法删除 2019-04-29
  • 晋城:八项重点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4-2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