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牛又有大动作!马尔代夫、印度等南亚国家都来了... 2019-05-17
  • 中国(湖南)第20批援塞和第16批援津医疗队19日启程 2019-05-02
  • 陈坤:虽然会被困扰,但感谢情绪无法删除 2019-04-29
  • 晋城:八项重点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4-2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
  •     弘昼一见到石咏便感心虚, 转身要逃。

        可是对于石咏而言,皇族里的人, 他谁都可以怕但是绝对不会怕这个弘昼。加之眼下又是在十三阿哥家里。于是石咏一伸手, 就抓住弘昼的后颈, 将弘昼直接拖回到十三阿哥的书房里。

        石咏立在书房门口, 眼神威严,缓缓扫视一圈,怡亲王府的下人多数退避三舍。石咏当即下令:“所有人后退三步, 留在原地值守。在此期间, 任何人不得靠近怡亲王的书房?!?br />
        他说出来的话自有一种威势。怡亲王府阖府上下也一向知道十三阿哥不止将石咏当做下属,更是子侄, 是亲眷。此刻石咏紧紧地绷着脸, 他的话便谁都不敢违抗,乖乖地应了声:“是!”而后远远退开, 并且值守住十三阿哥外书房的门户。

        石咏转身进屋, 将书房的门紧紧关闭, 转过脸来,紧紧盯着弘昼。

        弘昼见他就跑,一定事出有因。石咏已经觉出京里风向不对, 又知道弘昼掌握着虎符, 这便意味着,石咏最担心的事可能已经发生了。

        “弘昼,你过来!”石咏再也顾不上那些劳什子礼数,面对弘昼, 大声问,“你瞒着怡亲王做了什么?”

        弘昼刚才见到石咏便失态,也是打小便形成的习惯,但凡他做过什么调皮捣蛋的事儿,只消落到石咏手里,这位师父总能变着法儿将他的“斑斑劣?!备食隼?。此前弘昼做的事,面对十三阿哥这位亲叔叔,弘昼还想着能糊弄糊弄支应过去,可是谁想得到石咏竟会在这儿。

        石咏这样大声喝问,弘昼眼珠一转,脸上堆着笑,道:“师父,十三叔,瞧您二位这是在说什么,我有什么可以瞒两位的……”

        可是石咏自弘昼四五岁时就教他写字,对于弘昼这一点点小动作再熟悉不过,晓得他眼珠一转便是有事隐瞒,登时冷笑道:“你道你刻意隐瞒,师父便问不出来吗?”

        弘昼脸色一变,心里发虚,但是脸上依旧强撑着,结结巴巴地说:“师父您在说什么呢?我……我真的没有隐瞒什么?”

        石咏见他这样一副装腔作势的小模样,简直快被气笑了,心道这孩子在宫里这么些年,果然沾染了那些不该沾染的,如今若不出非常手段,震慑一下弘昼,他都不知道他搀和的那些事儿有多厉害。

        于是石咏向弘昼伸出手:“拿来——”

        弘昼懵了:“师父……什么拿来?”

        石咏:“将你十三叔交给你的虎符拿来!”

        弘昼:……师父怎么知道我身上藏着虎符的?

        十三阿哥半倚在锦墩上,自从弘昼进来起,他便脸色苍白,但始终一言不发,单看弘昼如何表现。听见石咏提起虎符,十三阿哥也并未表示奇怪。

        这边弘昼没奈何,当真伸手入领,颤颤巍巍地将一枚自己贴肉戴着的荷包扯出来,荷包里正盛着那枚虎符,可见弘昼对此物极其珍视,此刻他更是小心翼翼地双手托着虎符,将其交到石咏手里。

        石咏托着虎符,心里感慨万千,但是情势不容他感慨,石咏登时伸出右手,将虎符举高,并且大声对弘昼说:“古玉有灵,你若是对怡亲王,和我,有任何欺瞒,这枚高古玉能够亲口告诉我!弘昼,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究竟做过什么,自己觉得并不妥当,又没有照实说的?”

        弘昼登时唬白了脸。

        他打小就觉的这位师父很神,但是长大了又觉得师父是个普通人,有七情六欲,会娶妻生子,办差兢兢业业,忙起公务来,和张廷玉他们那些老臣一样会跑断腿??墒钦庖豢淌酵蝗凰的敲陡吖庞裰瞥傻幕⒎辛?,能让石咏知悉他弘昼一一做过的那些,教人觉得心里不安的事儿,这弘昼打心里惊惧无比,可是他的理智尚在,还是觉得这话不可尽信。

        于是弘昼终于又白着脸摇了摇头。

        石咏将手臂缩回,将虎符平托在自己面前,一面听一面点头,口中发出“哦哦”的声音,偶尔又加问一句:“丰台大营,五阿哥去丰台大营做什么?”

        听见“丰台大营”四字的时候,弘昼已经完全腿软了,冷汗自额头涔涔而下,摇摇晃晃地退开半步,一手撑住身边的一张椅子。

        “下五旗各旗旗主,整顿八旗军务……我明白,我明白!”石咏毫不容情,一点点地复述,不时冷冷地瞥一眼弘昼。

        而弘昼至此心防已失,他突然坐倒在地,然后放声大哭起来:“十三叔,十三叔,师父……我,我错了呀!”

        石咏说到这里,终于捧着虎符,微微躬身,道了一句谢,算是他这样一番“装神弄鬼”已经完成,随即转身,也是双手持虎符,将东西交到了十三阿哥手里。

        十三阿哥眼中带着赞许,点点头望着石咏。他早先已经与石咏有过一番交谈,知道石咏已经从石大舅那里知道了八旗整顿军务,和八旗兵丁进驻丰台大营的事。因此十三阿哥此刻只会佩服石咏反应快,用这点只言片语的真相就能把弘昼的话都给套出来。

        而弘昼完全不知道石咏此前已经知道了一小部分真相,因此他当真以为这虎符有灵,将他被人蒙蔽,糊里糊涂做下,事后又觉得不妥当的事儿,一股脑儿全告诉了石咏。

        只有石咏一人心里明白,他并不是在作伪,此刻他当真是在与虎符交流,虎符告诉他的真相令他胆战心惊,甚至太阳穴边的血管在一抖一抖地跳动着。他已经比十三阿哥与弘昼更快意识到了这事情的严重性,只是此刻他却不能说——

        一切都要靠弘昼一一交待出来。

        原来,自从去年弘历在河南办差出色之后,弘时就与弘昼走得很近,并且鼓动弘昼多向皇父讨些差事来,争取表现表现。岂料弘昼一向是个懒散性子,弘时撺掇了多次,他也没啥动作,反倒是后来弘暾过世之后,雍正起意,将弘昼拨至十三阿哥身边,让他跟着十三叔学差事。

        而十三阿哥,带着弘昼学了一阵之后,便将曾经由五凤持有的虎符交给了弘昼。

        一次酒后,弘昼炫耀,将这虎符给弘时看过。弘时便待弘昼更加亲密。偏巧前一阵子弘时在雍正跟前提了整顿八旗军务之事,雍正便将此事交给弘时去办。这几天八旗旗主纷纷带兵入关,兵丁自然不能进城,只能暂住南苑与丰台大营。这一阵子弘历去了江南李卫处“学差事”,弘时便寻了借口拉了弘昼一同去丰台大营“看看”。

        可是弘时拉弘昼过去,哪里会是好意,不过是假传圣旨,让丰台大营能够容纳八旗兵丁入驻,并将指挥权交出罢了。偏生弘昼身上带着虎符——

        昔年十三阿哥管辖驻京诸将,曾经言明,若不是他亲身而至,唯一可认的,便是虎符,便是持虎符之人。丰台大营的主将核对虎符无误,自然信了弘时的鬼话。

        弘昼就算是再机灵,到底是个孩子,弘时设了套让他跳,一转头便恐吓他几句,便以为弘昼会就此住口了。弘昼心中不安,他原没想着要将此事泄露出去,但就是想来十三叔府上探视一下叔父,旁敲侧击几句,看看能不能得个意见。岂料他在这里遇见了石咏。

        “什么?”十三阿哥右手握拳,重重地在炕桌上一捶,随即弯下腰,撕心裂肺地大咳几声。石咏与弘昼齐齐被吓住,一起冲上来扶住十三阿哥。

        岂料十三阿哥却就此扶住石咏的手,整个人强撑着坐了起来:“不行,这样不行——”

        他转脸望向石咏,紧紧盯着石咏,寒声问:“茂行,你说的是,今日隆科多也已回京了?”

        在这一刻,十三阿哥虽然病体支离、面泛潮红,但是他眼中突然有了光彩,似乎在这一瞬间已经将整个局彻底看透了。他抬头望向石咏,冷静地道:“明日一早圆明园勤政殿的朝会,皇上就会与下五旗旗主共议整顿八旗军务之事。咱们……就只有这一夜的时间了?!?br />
        十三阿哥说这话的时候,石咏抬起头,果然见玻璃窗外暮色沉沉,夜幕开始降临。果然就只有一夜的时间了,可若不是机缘巧合,今儿叫他在这儿逮住了弘昼,他们连这一夜的时间都不会有。

        而与此同时,弘昼脸上兀自挂着泪水,却吃惊地抬起头,看着叔父,口中喃喃地重复了一句:“咱们?”

        原来,适才十三阿哥说话的时候,也一样将手伸出去,握住了弘昼的手,握得紧紧的,甚至他指节发白,而弘昼也因为手上的力道而陡然清醒过来。

        “对,咱们!”十三阿哥肃然颔首,“不过弘昼,我能不能相信你?你师父能不能相信你?你皇阿玛能不能相信你?”

        弘昼至今犹未回过神来,半张着口。这孩子万万没想到,都到这时候了,十三阿哥竟然还愿意相信他,再给他一个机会。

        “这是你唯一……自己救自己的机会!你明白吗?”十三阿哥说得动情,眼中微微含泪。

        弘昼毕竟是皇家的孩子,也不是吃素的,看见十三阿哥与石咏如此紧张,心里转了两转,也明白过来了,当场在十三阿哥面前一跪,泣道:“十三叔,侄儿之前错了,大错特错,简直万死不能赎前愆。如今但凭十三叔吩咐,侄儿绝不会再辜负十三叔了?!?br />
        十三阿哥一把将弘昼拉了起来,强抑着胸中翻腾的血气,对弘昼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是十三叔要给你的,是一桩苦差事!”

        弘昼伸手拭泪,一脸可怜巴巴地道:“都在这节骨眼儿上了,侄儿哪里还敢怕苦?”

        十三阿哥点点头,随即神色转厉,对弘昼说:“我会命人护卫你,你连夜赶去清河大营,收了他们的统辖权,明日一清早,带同清河大营的主副二将,赶赴圆明园勤政殿,拜见你皇阿玛!”

        弘昼一听这个,一下子被吓住了,半天方小心翼翼地说:“十三叔,侄儿……侄儿不知自己能不能行?!毖韵轮饩褪敲话氲阈判?。

        十三阿哥一虎脸,怒道:“爷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已带兵了!再说你有爷的虎符在,旁人谁敢不听你的?”

        弘昼一吓,到了此刻,他已退无可退,只能硬着头皮上,当下冲十三阿哥拜了拜,应下了这安排。十三阿哥随即吩咐人进来备马,护送弘昼出发。

        弘昼依依不舍地转回头来看着十三阿哥,十三阿哥却只是紧紧地盯着他,缓缓地道:“不过是记住十三叔以前教你的……算来不过是‘恩威并施’四个字。去吧,你不会差的!”

        弘昼听见十三阿哥这样说,瞬间生出些信心,冲屋里的人重重点点头,拱手道:“十三叔……师父,我去了!”说着,弘昼转身,大踏步走出怡亲王府的外书房。

        弘昼背后,十三阿哥轻轻松了一口气,面上再次流露出疲态与病容,半阖上眼,有气无力地问石咏:“茂行,你刚才提到你家大舅是哪一旗的?叫什么?带了多少人去的丰台大营?”

        石咏还真不知道他大舅是哪一旗的副都统,回忆了一下当时在城外见到的八旗兵丁旗号,才想起来是镶红旗,便一一答了十三阿哥的问话。

        十三阿哥有气无力地苦笑道:“茂行,好在有你这一门亲,回头我去丰台大营,就只托词说是去寻你舅舅,先安抚你家大舅,然后再说其他四旗……”

        在这一刻,石咏心中忽然生出些希望,同时又隐隐有种把自家亲舅舅给卖了的感觉。须知这绝对是一锤子买卖,若是自己这一方胜,大舅日后的仕途荣华,基本再跑不了了??扇羰恰樟?,没有若是。石咏只能这么想,史书上记得明明白白,即位雍正的是他的大徒弟弘历,而弘时……是个淹没在故纸堆里无人愿提及的人物。

        这时候他突然省过来,马上抬起头,问:“姑父,难道您要亲自去丰台大营?小婿虽然不才,但是也愿为您去跑这一趟,姑父,还是您的身子骨更要紧那!”

        十三阿哥睁眼看了看他,微微摇头:“茂行,你从未带过兵,很难在兵卒面前拿捏那个分寸。今夜在丰台大营,亦免不了要见血……若是这世上的罪孽,一定要有一个人来担的话,那就该是我。上天已经惩罚了我一回,我亦向天求过,让上天只罚我一个!”

        说到此处,石咏只觉刺心,可是却见十三阿哥闭目垂首而坐,又有些宝相庄严,仿佛佛陀昔日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亦是此等心境。

        “可是,至少让小婿陪着您一起过去!”石咏十足十担心十三阿哥的身子骨,怕他撑不住。

        “可是茂行,还有一处要去,我无人可托付,只有请你……”十三阿哥重新抬眼,眼神温和,望着石咏,似乎相信石咏预订会明白他的意思。

        石咏脑海里飞快地转了一圈,脱口而出:“荣国府?”

        十三阿哥唇角微抬,点了点头,似乎在说:你既然已经猜到,我便不再多说什么了,相信你一切都已明白。

        石咏的确全然明白了:他早先就向十三阿哥提过八王议政的事,也商量过万一下五旗旗主要求恢复八王议政的祖制时,应该怎么办。当时十三阿哥逐一分析了下五旗旗主,石咏记得清楚,如今镶红旗的旗主,正是贾府的姻亲,平郡王纳尔苏。算起来纳尔苏自从西北回来之后,就被削去了兵权,远离了权力中心,甚至带着福晋去奉天府住了好一阵。

        如今纳尔苏有机会进京,唯一这一晚略有些空闲,按照人之常情推断,纳尔苏应当会去贾府拜见元春父母,拜见贾府老太太。

        如果一定要从下五旗旗主中分化出一位,眼下有机会分化出的那一位便是纳尔苏。

        想到这里,石咏向十三阿哥长长一躬到底,肃然道:“姑父敬请放心,小婿必不辱使命?!彼肓讼胗植钩湟痪?,“姑父,您也请多加保重!”

        十三阿哥无言地点点头,目送石咏一步三回头地出门。

        石咏托人给内院如英那里送信,告诉她自己去办些事情,要她自行回家,谨守门户。以如英之聪明,想必知道应该怎样处理,并且安抚家人。

        他自己则从怡亲王府借了一匹马,径直奔去了荣国府。一到荣府门外,只见荣府张灯结彩,多少透着些喜气??墒歉镉Φ笔侨耸植蛔?,因此门房那里就只有一名小幺儿在那里蹲着。

        石咏出来得急,因此身上只是一身常服。再加上石家一向简朴,石咏身为一个大男人,也向来不喜欢在身上穿戴贵重的衣裳首饰。所以此刻他穿得固然周正,却不见如何富贵。

        那名小幺儿见了,还未等石咏开口,就直接说:“我们府上今儿有贵客,上头吩咐了,不见外人。您改明儿再来吧!”

        石咏这还没开口,就吃了闭门羹,不过这更坚定了他的判断,纳尔苏此刻一定在贾府上。他当下堆起笑容,说:“我姓石,原本不想扰府上待客,只不过确实有些急事,是要找一下府上宝二爷的……”

        他伸手摸了摸荷包,巧极了,荷包里一钱银子都没有。但是早先如英见他赶了这么远的路回来,怕他乏,因此在他的荷包里放了两星速沉。石咏直接将那两星速沉取出来托在手里,塞给那小幺儿,道:“上等速沉,意思意思,拜托给宝二爷送个信儿?!?br />
        他暗自捏了一把汗,心想要是这小幺儿不识货,只认银子可就惨了。岂料那小幺儿将速沉托在手心里闻了闻味儿,晓得不是凡品,就这两星小小的香块儿,价格要比同样大小的银两更贵。于是那小幺儿笑道:“果然跟我们宝二爷一样,雅得很。行嘞,您在这儿候着,我去里头看看,能不能得空给您捎个信儿?!?br />
        说话那小幺儿便去了,石咏独个儿在荣府门外等着,顺便瞅了一眼隔壁宁府。早年间宁府的宅子被内务府罚没,后来就还一直没能顾得上整修,因此还没来得及赐给旁的功臣。此刻荣府尚且有灯光有人声,那宁府却只一片死寂,可以想见里面那陋室空床,衰草枯杨的样貌。

        石咏正暗自感慨,荣府角门那里“吱呀”一声,却是宝玉探了个头出来,见到石咏,当即笑道:“原来真的是茂行兄!早先听说你去北疆了,还想着是不是门房闹混了,没想到真是你?!?br />
        宝玉将石咏迎进荣府,石咏却来不及向宝玉解释任何事,甚至连略诉别来之情的功夫都没有。他直接问:“平郡王在府上么?”

        宝玉一怔,道:“大姐夫陪姐姐回来省亲……”

        石咏将他打断,道:“事出紧急,我需要马上见平郡王一面?!?br />
        宝玉见他面色肃穆,也吓了一大跳,赶紧点点头,道:“大姐夫在父亲的书房。请随我来?!?br />
        石咏却拦他:“宝玉兄弟,我有要事,要直接面见平郡王,需要一处安静的静室,必须无人打扰才行!”

        宝玉一怔,石咏继续提要求:“还有一件,你就说我是从保定赶回来的,是特为替贾琏来给平郡王传个口讯的?!?br />
        他早就盘算过了,他在朝中、在外事上已经算是说得上话的能臣了,可是他在这些宗室王爷跟前,却大约啥也不是。因此他才要先入为主。石咏算到平郡王赶来贾府,除了带同福晋与亲人见面之外,也更盼着能听见些朝中的消息。

        贾府之中,如今最能耐的长房去了保定,只余二房在京里,贾政如今在工部庸庸碌碌,绝对不是一个政治敏感之人,而宝玉现在还未补缺,依旧是个白身。所以平郡王怕是很乐意能够从贾琏那里听到些他对朝中风向的判断。

        尤其是在这个当儿,八王议政的旧制恢复在即,平郡王头一次与允禩等人合谋,试图干预朝政,在这个当儿,每个人心头都免不了动摇与犹豫。而石咏相中的,正是这个机会,期望能一举切中平郡王的心思,说服这一位。

        果然,宝玉将石咏带到一间静室,自去了之后不久,便有一名穿着常服的中年男子一掀帘子走进屋来,望着石咏饶有兴致地问:“你是贾琏兄弟托来传讯的?”
  • 金牛又有大动作!马尔代夫、印度等南亚国家都来了... 2019-05-17
  • 中国(湖南)第20批援塞和第16批援津医疗队19日启程 2019-05-02
  • 陈坤:虽然会被困扰,但感谢情绪无法删除 2019-04-29
  • 晋城:八项重点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4-2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