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牛又有大动作!马尔代夫、印度等南亚国家都来了... 2019-05-17
  • 中国(湖南)第20批援塞和第16批援津医疗队19日启程 2019-05-02
  • 陈坤:虽然会被困扰,但感谢情绪无法删除 2019-04-29
  • 晋城:八项重点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4-2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
  • 海南体彩官方 > 其他小说 > 鹅哥威武[快穿神话] > 28、第 28 章(入V万字更新)
        本来还盼着许仙说出“仕林”这名字的白羽有点儿小失望,毕竟这文曲星好像应该是许仙的儿子来着。

        可随后白羽就释然了:这文曲星都直接成了许娇容的亲子, 顺便还领着武曲星一起下凡, 早就和白蛇产子生下来的许仕林差了十万八千里远了,如今不过是换了一个名字,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章华, 开勇。嗯, 好名字!”李公甫一听就觉得顺耳,一个劲儿的点头。

        许娇容也在嘴里念叨了两遍, 同样是越念越觉得顺耳。

        于是两个孩子的名字这就算是定下来了, 第二天李公甫颠颠的去了衙门找人给孩子上了户籍,这两个孩子就算是正式的钱塘籍子民了。

        孩子从来都是见风就长的,转眼之间两个还要人抱着的娃娃就已经能颤巍巍的自己走上两步了,乳牙也长出来了, 说话也一日比一日利索完整,再不会跟过去似的无论高兴不高兴都只知道扯着嗓子嚎了。

        而孩子一旦长大了, 也就意味着李家原本还富裕的住房开始拥挤了起来。现在还看不出什么, 可要是过上几年, 肯定会觉得住着不方便。

        许娇容看弟弟也大了,总想着赶紧让许仙相看个姑娘,到时候也好早日开枝散叶,续下许家的香火传承。

        因为这个,许娇容抽空就让李公甫去铜钱巷看了一眼许家的老宅子。

        李公甫有些不乐意:“汉文就是住在咱们家又怎么了?他现在才十七岁不到,你就要赶他出门自己一个人???你还是当姐姐的,怎么半点不心疼他!怎么生了孩子反倒更心狠了?”

        许娇容横了李公甫一眼:“跟你就说不明白话。汉文他既然要娶亲了, 总不能出去和人说是住在姐姐姐夫家里的吧!还是要让人知道咱们汉文已经能顶门立户了才行。我让收拾老宅子就是这个意思,总要让相看的姑娘不至于看轻了他不是!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成我心狠了呢?”

        李公甫想了想:“汉文这孩子说起来是弟弟,其实和咱们俩的孩子也差不多了,你就真心放心汉文自己住出去?”

        许娇容当然不放心??刹环判囊脖匦氲萌套?,这是弟弟一辈子的大事,真因为自己舍不得弄得弟弟得了个“靠着姐姐姐夫过活”的烂名声,那可就怎么都找补不回来了。

        李公甫一看许娇容不说话,就知道自己的话戳着她的心事了,嘿嘿的咧嘴一笑:“要我说,这事也好办!”

        许娇容又横了李公甫一眼。三天不收拾,就开始学会吊人胃口了是吧?呵呵,我就不问你,看你自己能不能憋住不说自己有什么法子。

        李公甫还真就憋不住,也就几息的功夫,李公甫就把主意说了:“隔壁家那户要搬家,咱们正好把他们家买下来给汉文不就好了?老宅子你愿意留着也好,卖了或者租出去都可以,咱们管外头那些人说什么?咱们汉文是大夫,有几个人脑子不好使的会说汉文的坏话?说句不好听的,汉文是王掌柜的学徒,那就能跟大半个钱塘县大夫的称师叔师伯了,当心真有个三灾五难的,让长辈得着机会替晚辈找补回来?!?br />
        钱塘县的大夫们医德还是不错的,不至于为了什么小事就谋财害命,可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手脚还是可以的。比如说把医方里的甘草去了,再把苦、涩味重的草药在不影响药效的情况下加重一些,让你苦得找不着北什么的,还是能够做到的。

        许娇容想了想,的确是没有更能两全其美的办法了,所以也就点头同意了。所以晚间许仙回来的时候,李公甫就叫许仙第二天晚去回春堂一会儿,先和他去一趟衙门。

        “可是姐夫手底下的哪位大哥有了病症了?”许仙第一直觉就是这个。

        李公甫摆手:“没有,他们一个个的都壮实得很。是你的事情?!?br />
        “我的事情?”许仙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情要去衙门的。

        “你也大了,该娶媳妇了。咱们家就这么大点的地方,等那两个小子再长些肯定有些住不开??晌液湍憬憬阌侄忌岵坏媚阕〉酵锶?,听说隔壁家的那户要卖房子了,我就寻思着买下来。明天你就跟我去衙门里,把那宅子落在你名字下头才好?!?br />
        李公甫其实多少真把许仙当儿子了,所以才这么替许仙打算着要置办产业,还非要置办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好能就近照看。

        许仙一听到“娶媳妇”这个关键字,耳朵根就红了。脑子里全是白素贞的容颜,有愁容有笑颜,没有一处不让他觉得心动的。

        他赶紧摆手:“姐夫你……说什么呢?我……我离娶媳妇还早着呢!”

        李公甫听到许仙说话都咬舌头了,就觉得不太对。他上下打量了许仙一番,嘿嘿笑着调侃:“我看差不多了。不过你得提前和你姐姐说一声才行,不然哪天你姐姐就去找媒婆托人了?!?br />
        院子最后还是买了下来,李公甫特意请了泥水匠把房子翻新了一遍,又在两家的墙上开了一道门,这样只要关上外门,就还是一家人。

        这边李公甫高高兴兴的给小舅子张罗未来产业,可法海等不下去了。

        他也算是看明白了,白素贞根本就没上当,没把自己说“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的话听进去,而这边眼看着许仙这经世善人也没有听话的把自己的佛珠挂到回春堂去,就知道自己是两头空了。

        他有些奇怪,自己无往不利的手法怎么就不顶用了呢?

        金山寺的信众众多,而他之所以能吸引这么多信众的原因,就是他讲经的时候,经文通过佛门法决传出,更能渗透入人心。谁家没有些过不去的事情呢?有了过不去的事情就难免心烦气躁,可听了法海讲经之后,偏偏能够心神安宁。这也是佛家能够逐渐在封建上层人士中流传的最大原因。

        佛法能安定心神这点是真的,法海稍加改动就让佛法有了诱妄人心的作用这一点也是没问题的,可他偏偏挑了许仙来蛊惑。

        许仙和那些主动敞开心扉祈求佛祖慈悲的人又不同,他无所求,心智也很坚定,所以发现了其中的违和之后就挣脱了出来,还烧了法海给的佛珠。

        法海唯一比较成功的,就是用一个佛语结合佛法印在了许仙的脑海中,能够在某些时刻迷惑许仙一下了。

        如今看到一番盘算全都成空,又知道白素贞是受了观音大士点化这才入了红尘来了结恩怨的,便决定先把这白素贞这边放下,而是转向了经世善人的归属。只要经世善人入了他佛门,这善人日渐积累的功德就会落到佛门身上了!到时候就算没有镇压白素贞的功劳,罗汉果位也是能够到手的。

        所以这一天,在许仙如同往常一样前往回春堂的时候,早就等候多时的法海再一次现身了:“阿弥陀佛,许居士别来无恙?!?br />
        许仙一看见法海就恨得牙痒痒的。就是这个人,天知道是为了什么缘故,竟然化作亡者的形象来迷惑他,扰得亡父泉下也不得安宁。如今见了他,自然是半点好脸也没有,冷笑了一声就要走开。

        法海见许仙对自己这般敌视,自然知道许仙已经猜出当日里用幻象迷惑他的人是自己了。国人重视祖先,自己的做法确实不地道,可要是和罗汉果位和佛门功德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于是他也不多费口舌了,直接对着许仙的天灵一拍,念了一声佛号。

        而被拍中了天灵的许仙听到了那声佛号之后,眼中的法海如同立地成佛了一般,让他有种顶礼膜拜、立刻皈依门下的冲动。

        “痴儿,红尘三千丈,哪里是你的归宿?还是随老衲皈依我佛,好早日登入西天极乐吧!”

        许仙不自觉的跟着双手合十,双眼空荡失焦的低下了头。法海见状,便转身往金山寺而去,身后的许仙恍恍惚惚的跟在了他身后。街面上的人来来往往的,偏偏刚才法海用了一个障眼法术,没有一个人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到日上中天了的时候,回春堂的白福找了过来,这时候留在家里的许娇容才知道弟弟汉文没去医馆这件事。

        “这怎么可能呢?”徐娇许娇容说道,“他老早就出门了??!还是我亲自送出去的呢!”

        得了,这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了,赶紧找人吧!

        原本跟着许娇容陪孩子的白羽也出来了。听了白福的话都不用作他想,用他的掌蹼猜一下都知道,肯定又是那个法海了。

        毕竟原著里头这老和尚就把人强掳到金山寺去了,这才引得后来白素贞水淹金山寺和法海斗法时发动生产,导致法术失控让钱塘江水倒灌钱塘县。以至于钱塘百姓死伤无数,法海这才得了天庭法旨,又有灵山为靠,生生将娲皇宫的使者压在雷峰塔下二十年,让白素贞的浑圆道果分了一半给佛门去了。便是天庭的文曲星都因此被算计,最终让延续人间大宋国祚国运的功德也被佛门分去了许多。

        不过这也是佛门一向的德行。立教始祖就不是什么要脸的人,上梁不正下梁自然也就跟着歪了。教派发展受限也不知反思,一味的算计天下去了,早就忘记了自己当初立教时候发下的四十八桩大宏愿,只想着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完全没意识到天道为什么那么看不上他们。

        不过这大概也是因为如今的掌教意识到当初那四十八桩宏愿有多么可笑了——把天下变作佛国,男为僧女为尼,呵呵,这只有缺心眼儿才会觉得中原百姓能替他们实现么!

        白羽自然是知道许仙的去向的,可他没办法让许娇容和李公甫等人知道了,所以还是去了回春堂告诉了白素贞去。

        白素贞也是糟心透了,怎么这法海就这么执着于许仙呢?又忧心可能是自己的缘故才让法海这么执着于许仙的。

        [那秃驴可不是个好的,说是佛,可你看如今他做的事情说是魔都算得上了!]白羽气得很。这老秃驴竟然敢拐带他家拖油瓶!他要是不把他脑壳给咬开,他就不是白羽!

        白羽没想那么多,就是来知会白素贞一声,让她做个跑腿传话的去告诉李公甫一声就完事儿了,自己则要杀奔金山寺,想着要把法海那老秃驴黄汤都给收拾出来才行。不乐意搭理你,给你几分颜色你还开起染坊来了!

        白素贞想的多谢,赶紧先把白羽拦住了:“白道友莫急。那法海拘了许大夫去应该不会伤他性命。咱们还是先告诉李捕头一声才好。就算是李捕头之后有什么不方便出面的地方,咱们俩一起去金山寺走一遭,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也好过单枪匹马孤身一人的?!?br />
        这话在理,白羽没有拒绝的道理,只能蔫巴巴的点头同意了,只一个劲儿催着白素贞赶紧让人去给李公甫报信。

        李公甫先前听到小舅子光天化日的就失踪了的时候还是着急担忧的,可现在又听说小舅子是被法海给弄走的,立刻就气炸了,嘴里头一口地道的钱塘土话把法海往上的祖先和往下的后人都问候了一番,又表达了希望法海家里所有女性亲属能和犬类发生某种和谐关系的强烈愿望。

        不过骂人也没耽误李公甫脚底下的功夫,人家直接就奔着消息来源的回春堂去了。这么一路走着,不禁想起来自己以往办的几起案子来。那些犯人有抢劫的有杀人的,可最后只有少数几个被缉拿归案了,余下的都躲到了和尚庙里剃度出家了。

        也因为这样,李公甫其实对和尚的印象并不好。之前遇到了法?;咕醯谜夂蜕兴淙惶秩搜峥伤闶歉鲇斜臼碌母呱醋?。没想到这一次这高僧直接掳人??!他就生气自己,气自己根本就不该之前觉得法海有能耐!

        “白大娘子,多谢您为我家汉文费心打听了!”李公甫一进门就对白素贞是千恩万谢的作了一个揖。人家非亲非故的,就算是汉文的东家吧,可能这么急忙的得到点消息就给自己报信来,绝对是很大的人情了!

        白素贞连忙摆手:“李捕头说哪里的话,许大夫医术精湛,我这回春堂要是离了他可就转不了了,哪里能不尽心呢?”话里都是不敢接受李公甫道谢的意思。

        李公甫这时候担心许仙,也没继续和白素贞争论该不该谢这件事情了,只想着等把小舅子就出来之后,让小舅子自己来答谢白大娘子才好。

        之前他和小舅子探讨“娶媳妇”这个话题的时候,小舅子那红了脸的样子他可记得呢!这孩子天天不是在医馆就是回家,除了白大娘子也不做他人想了??!可这话他不能说,不然坏了人家白大娘子的清誉不说,小舅子要是没能如愿,说不得连医馆的差事都丢了就糟了。所以也不戳破。

        自家小舅子要是真能把白大娘子娶回家了,那可算得上是高攀了。毕竟白大娘子的品貌家世都是极好的。

        不过如今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赶紧去那什么金山寺把小舅子讨回来才好。

        李公甫自恃身上有公职,直接就去了金山寺所在县衙,想请县衙出面帮忙??上思蚁靥遣黄鹁:统泄笕死赐慕鹕剿?,一听说李公甫就是为了自己的小舅子,立刻就端茶送人了。

        李公甫见无法,只能往金山寺去了。第一次进去的时候还进了山门,可到了后殿就不让走了。他想硬闯,可没想到金山寺里有武僧。最后双拳难敌四手,鼻青脸肿的回来了。

        等第二次去的时候,人家压根连山门都不给开了,无论李公甫怎么在外面喊叫,金山寺就以不变应万变,全当李公甫不存在。

        “你说你是不是缺心眼?”许娇容气得直喘气,“你走的时候怎么不带上咱们家鹅大仙?要是有他在,就是少林寺也能闯一闯的!”

        被武曲星和文曲星一人拽着一边翅膀争夺的白羽学着许娇容的样子横了李公甫一眼,表示他不乐意理这个人了。

        李公甫还不是想要显示一下自己作为一家之主的能为嘛,没想到一下子就踢到了铁板上头,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这里的县太爷也是一确定了法海的身份就把人放了、半点不乐意交恶的事情了。

        白羽翻了一个白眼,看也不看李公甫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窘态。李公甫出去来回奔波的时候,他也没闲着,自己飞去金山寺可比李公甫走着去快多了。

        本来他还以为拖油瓶在金山寺估计过得难受着呢,没想到去了一看,除了每天要固定被法海精神摧残一段时间之外,人家心态良好的开始借着金山寺没有外界打扰的环境开始整理他之前想要梳理成书的药典了。

        这几日里也是有吃有喝的,还抽空做做五禽戏八段锦什么的锻炼一下身体,半点没有被软禁的样子。

        白羽觉得这样下去的话,最后该心塞的人肯定是法海才对,所以他就没立刻把许仙带回来。如今李公甫终于意识到自己在金山寺这么个庞然大物面前只是个小虾米的现实了,白羽想着,要是李公甫不好好的请托自己,自己就继续和两个小星君在一起玩耍,才不理这觉着自己翅膀硬了要单飞了的江米条呢!

        李公甫虽然对自身的实力估量有一点认知上的错误,可还是很会看眼色的。一见白羽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样子,就知道鹅大仙这是恼了,赶紧陪好道歉,又请许娇容替自己做了一份鹅食贿`赂白羽,这才让白羽给了他一个准信。

        临出门的时候,李公甫也不知道冲着哪门子的神仙佛祖祈祷:“再一再二不再三,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可要保佑我这次把汉文成功带回来才行!”

        自从李章华和李开勇两个不再无时无刻的魔音贯耳哭闹不休之后,白羽现在可不乐意理李公甫了。度过了婴儿时期除了吃喝拉撒就是哭闹的小婴儿简直就是小天使,真是太可爱了!他才不乐意缩减自己和小天使相处的时间,来和这个糙老爷们儿度过呢!

        可就算再不乐意也不行,白羽还是要去把拖油瓶许仙带回来的。

        就这样,李公甫一路上顶着白羽嫌弃的眼神赶路,终于第三次来到了金山寺山门外头。

        “你看,我就是怎么叫门都没人来开!”李公甫一副向家长告状的模样,指着紧紧关闭的山门颇为委屈。

        白羽活动了一下脖子,又晃了晃脑袋。这么一扇凡木制成的山门都叫不开,江米条你真是越来越回去了!这样想着,白羽的翅膀紧紧收在身侧,红艳艳的掌蹼在地上划拉了两下,做了一个助跑的动作。

        李公甫在边上看着,总觉得白羽此时的动作特别像是生气的蛮牛要用头顶撞什么的姿势。

        他其实还真没猜错,白羽此时这姿势,正是要使用头撞神通的准备姿势,“师承”老君兜率宫里的青牛坐骑。

        掌蹼在地上扒拉了几下之后,白羽就像是一道离弦的箭一样直接冲向了那两丈高的山门。隐隐的,李公甫好像看到白羽身上形成了一头青色大牛的虚影,然后,那厚重的山门就在那虚影之下直接被白羽撞的碎裂。

        大块的门板摔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金山寺里的武僧们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有敌手前来,可也赶紧都拿上各自的僧棍前往大门护寺来了。

        结果到了寺门前一看,就看见之前闯山不成被他们教训了一顿的男人和一只半人高的大白鹅大摇大摆的从灰尘暴土的寺门碎片中走了出来。

        这些僧兵们一眼就认出了李公甫是谁:这人的武功还是不错的,起码也是江湖二流高手的级别,就是这人几次三番的前来金山寺闯山。他们不禁觉得方丈就是太慈悲了,竟然不允许他们伤这人太重,这才会让这人觉得他们金山寺可欺,如今竟然连寺内的山门寺门都给毁了!

        “你还敢来!”僧兵中的一个人看见李公甫之后就怒目而视。

        李公甫心说,你们不乐意见我,我还不乐意见你呢!“要不是你们的方丈住持强抢了我小舅子到这金山寺里,你以为我乐意见你们这群秃驴???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哪个地方犯下案子的逃犯,我还不乐意和你们这些凶徒说话呢!”

        “你血口喷人!”

        “你才是逃犯呢!”

        “法海禅师才不会强抢呢!”

        李公甫的一番话打击面太广了,让一群正是血气方刚年纪的小伙子哪里忍得了,一个个都忘记了佛门要戒嗔的律条,攥紧了手里的僧棍,恨不得立刻把面前这闯山的浑人打个脑袋开花。

        李公甫身边跟着白羽,那得瑟的劲头儿可不是之前能比的,还嫌这群僧兵火气不够大,又给泼上一瓢油:“一个个脑袋上都带着戒疤呢,怎么就对我这俗人大吵大嚷喊打喊杀的了?你们可得戒嗔戒杀才行!”说着,就做出一副“我好怕啊”的表情来。

        一直隐身跟在一旁的青白二人都被李公甫这混不吝的样子给逗笑了。小青忍不住吐槽道:“没想到这李捕头竟然还有这样一面!”

        白素贞笑着点头,“我也没想到??勺邢赶胂?,李捕头他是捕头,接触的人三教九流什么人没有?也许这是他和哪个混不吝的人学来的呢?”

        小青才不在乎李公甫到底是跟谁学的,只是看着这些僧兵被李公甫的话噎得脸上变颜变色的,便觉得特别好笑?!敖憬隳憧?,他们的脸都憋红了,那个脸都气得发青了!哈哈,可笑死我了!”

        “欺人太甚!”

        “师弟们,降魔阵!”

        小青觉得好笑,和尚们可不觉得,反倒是认为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既然嘴皮子明显比不上李公甫,那就索性手底下见真章吧!

        一看见和尚们又要摆阵了,李公甫就觉得自己已经好得差不多的伤又开始隐隐作痛了:上次他可没嘴炮这帮秃驴,都把他打成那样。这回他把这群秃驴都气跳脚了,真动起手来,还不得往死里打自己??!他看了一眼白羽,心里头祈祷鹅大仙千万要给力,千万别这时候掉链子。

        白羽当然不会这个时候掉链子了。事实上,白羽从出生开始,除了脑子不太好使以外,关键时刻从来没掉过链子,不然的话也不会在有明显脑子转不过弯这个明显缺陷的情况下,还能和天庭内各个根脚是禽兽的仙籍仙奉们混得那么好,甚至连他们的天赋神通都能被指点一二了。

        面前的这些僧兵们不过是**凡胎的,白羽都没用上大劲儿,只是张开翅膀、抬高脖子、气沉丹田,对着自己面前围过来的僧兵们来了一声高亢的鹅叫:“嘎——”

        就这么一声,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僧兵们一个个的都跟当胸挨了一脚一样,眼前发黑的气都喘不上来了。就连小青,又那么一瞬间也微微难受了一下。

        “阿弥陀佛,李居士,老衲早说过许居士和我佛有缘,如今已经在老衲的度化下皈依我佛了?;骨肜罹邮克偎偻巳?,莫要惊扰佛门清静之地?!?br />
        一声响彻山林的洪亮佛号之后,金山寺的住持法海便披着一身锦衣袈裟走了出来。

        仇人相见是分外眼红。李公甫直接把手里的腰刀□□三寸,恨不得立时就劈了眼前这个搅扰得他家不得安宁的秃驴。

        白羽自然是不会让李公甫动手的。毕竟李公甫可是官差,若是真动了法海,执法犯法的,少不了一辈子都毁了。

        所以他再一次的把张开的翅膀紧紧的收在了身侧,掌蹼扒拉了地面两下,直冲冲的没给法海半点反应的机会,就chua的撞在了法海的身上。

        那法海的袈裟大概是佛门的宝物,在白羽撞在法海身上的时候,还散发出了一层浅淡的金光来抵挡白羽的冲击。

        只是白羽身上那青牛的虚影在金光出现后就变得更加清晰了,金光几乎就在一瞬间失去了庇护法海的作用,法海本人则在这巨大的撞击下直接高高的飞了出去,然后“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把地面给砸出一个坑来。

        这还不算完,白羽扑棱着翅膀飞了起来到了法海的上方,还不等他起身,一只掌蹼就直接印在了法海的胸口。

        边上的小青看的分明,这一招分明就是当初降服自己的那一招。当时他鼻尖生疼的没注意到,如今一看,那掌蹼之下竟然形成了一个白色象足似的虚影。

        法海被这一脚踩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只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烂透了?;秀奔渌匾淦鹆俗约憾嗄暌郧安蹲搅晕锏氖焙?,也是这般让猎物重重的摔在地上,内脏摔得稀碎之后再去啄食的场景。

        在法海喷出那一口血之后,金山寺就仿佛被按下了一个静音键一样,在场的所有人全都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好不容易平息了胸口的闷疼的僧兵们,看见白羽把佛法高深的法海都踩吐血了之后,扑簌簌抖落身上的羽毛,全都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

        白素贞对白羽的身份越发好奇了。若是她没看错,白道友先前撞破山门挑飞法海用的是道门的神通,而后把法海踩得五脏俱碎的神通却佛门气息凝重。这位白道友,当真是高深莫测??!

        金山寺内正奋笔疾书的许仙此时的心情很是兴奋。就在刚才,他先是听见了什么东西坍塌的声音。这声音太远,他还没往心里去??晒瞬欢嘁换岫?,那声熟悉亲切的鹅鸣一响起来,他就知道,这是自己的亲人来接自己回家了。

        看了眼这几日写下的文稿,他缓缓的撂下了笔,没了继续写下去的心思,轻笑了一声开始把自己的书稿都整理好,随手把边上法海送来的僧衣抽起来,把书稿都包好揣进了自己的怀里,这才笑嘻嘻的坐回了原位去。

        在金山寺的这几天,因为没有外界的打扰,许仙得以静下心来开始梳理自己著书的条理。这说起来像是处变不惊,其实未尝不是苦中作乐。他被软禁在金山寺里,其实多少还是有些害怕的。

        害怕的同时也思念。四年姐姐和姐夫,思念章华和开勇,思念鹅大仙,还有……白素贞。

        不过他也坚信,姐姐姐夫他们是肯定会来救自己的,还有鹅大仙,他从小到大的守护神,绝对不会放任自己被法海这般对待的。

        前胸抱着一个孩子,身后背了一个孩子的许娇容气喘吁吁的终于到了金山寺的山门前。

        先前威严肃穆的山门寺门早就碎成废墟了。她领着孩子踏过了大门的残骸进了寺内,就看见一群面色苍白的僧兵捂着胸口,如临大敌的看着远处踩着一个不停吐血的人的白羽。

        “这是怎么啦?完事儿没有???”许娇容一眼就看明白了,这些不要脸掳走他们家汉文的秃驴是被鹅大仙给教训了。许娇容的腰板立刻就挺直了,“快着点儿,要是完事儿了咱们接了汉文就回家了?!?br />
        “你怎么来啦?”李公甫一脸懵圈,没想道媳妇也跟着来了。来就来吧,怎么还把孩子也给带来了?带着两个孩子半点纰漏都没有的安全从钱塘到了镇江,厉害了我的媳妇!

        许娇容不说自己不放心,只拿两个孩子说事儿:“章华和开勇想他们舅舅了,我就过来了?!?br />
        许娇容比起李公甫可要雷厉风行多了,二话不说就指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和尚吩咐:“你,说你呢,快去把我弟弟叫出来?!?br />
        在所有战斗力都被敌对方ko了的情况下,这和尚就算再憋屈,也不得不低下光头,听许娇容一个女流之辈指挥,特别乖巧听话的去了封塔把许仙给请出来了。

        一家人这才算是团聚了。许娇容上下打量了许仙一番,看到自家弟弟没有受苦的样子,这才算是彻底放心了,回头对着一个看起来是和尚头儿的和尚说道:“哎,你听着,你们寺院强掳良民为僧的事情,我们家就不报官了。咱们私了,就这么算了?!?br />
        至于山门被毁住持被伤的事情,许娇容一句都没提。

        “你怎么自己就过来了呢?”为惊心自家媳妇大胆妄为的李公甫仍然在碎碎的念叨着。

        “一边儿去!”许娇容把章华塞进许仙的怀里,自己背着开勇,连个眼角都没分给李公甫。她领着弟弟顶门立户的时候,李公甫还是个毛头小子呢,还好意思不放心她?

        “鹅??!咱们该回去啦!”许娇容看见白羽仰着脖子不知道往天上看什么的白羽,便喊了一句。

        当然,就这么喊话的工夫,许娇容也是脚步不停的领着弟弟和相公往金山寺外走的——这地方太糟心了,这辈子都不想再来了!

        然后呢,就在许仙踏出金山寺后的第一步,一道天光就从天而降,笼罩住了正隐身着的白素贞。

        没错,刚才白羽就是觉得头上的气息不太对,这才抻着脖子往天上看呢??烧獍姿卣暝趺此愣妓悴坏霉Φ略猜?,怎么就有飞升天光降下来了呢?

        其实引导天君也是一肚子的火气??!这白素贞飞升进入娲皇宫那是早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定好了的事情,尤其白素贞身上还顶着紫薇星君的星曜呢??烧夥鹈挪迨炙闶窃趺椿厥??若是你规规矩矩的劝导她皈依,或者她触犯天条你加以镇压也就罢了,可人家没有!没有你就故意教唆着人家,这吃相就未免太难看了些。

        娲皇宫也是一肚子的火气,如今眼看着这佛门出了一个如此不要脸的人间行走金刚,考虑了一下,还是赶紧把白素贞弄上来吧,就去联系了一下兄弟单位天庭。

        天庭和三皇圣宫那是兄弟单位,而且如今的玉帝又和娲皇有同门之谊,自然是诚挚的给白素贞开了一个小小的后门,将“救助许仙、助其著书立说、使后世百姓免受疾病痛苦”的功德也加了上去,其实这是走得和当年接引准提立教后为了成圣开了四十八张空头支票给天道一样的套路。

        但是相比起佛门的信誉,天庭和娲皇宫自然是属于信用非常高的客户了,所以天道自然就把飞升天光给降下来了。

        飞升天光之下,白素贞先是现出了腾蛇真身,然后才又换成了人形;而后又有引导仙君宣读飞升法旨:“腾蛇白素贞,修一千八百年,今功德圆满,允飞升天庭!”

        白素贞听到引导天君的声音,对自己本来梦寐以求的飞升竟然半点不觉得喜悦。只是天道之下容不得她拒绝。所以白素贞微微低头道:“白素贞接法旨。多谢仙君引导?!?br />
        可这么一来,就直接把李公甫等人给震慑住了:好家伙,这白大娘子竟然是条蛇精吗?还是功德圆满飞升成仙的蛇精!

        许仙也愣住了。在金山寺的这几天,他想了很多,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还想着,等他离了金山寺之后,就请姐姐托人向白素贞提亲。若是成了,自然是最好。若是不成,他也能就近守着她看着她。

        飞升天光之下,白素贞并未急着去天庭,而是走到了许仙面前,徐徐一福:“许大夫,我乃是受日精月华修炼成精的白蛇。一千七百年前,你曾经救我性命,让我得以继续修行。后来我变换真人,距离飞升还有临门一脚的时候,观音大士点化我,须得保得你的救命之恩才能功德圆满?!?br />
        许仙只觉得耳内隆隆作响:“你……我……就只是为了报恩?”

        白素贞摇头:“一开始是为了报恩。但后来,我一千七百年不曾动摇的道心被凡心侵扰了。我敬你慕你,只是当时……人妖殊途?!?br />
        许仙脸上露出了怆然的神情:“如今却是人仙殊途了?!?br />
        这句话一说出口,白素贞便是一震。她惊讶的看向许仙:“你对我……”

        许仙心里虽然难过得要死,可还是撑起了一个笑容出来:“天仙自然不能配凡人。是我痴心妄想了?!?br />
        白素贞脸上原本泫然欲泣的表情就没了,又是哭又是笑的看着许仙。

        她正要说些什么,飞升天光却在这时带着白素贞腾空而起,往三十三天外而去。

        “白道友!”白素贞看向白羽,“请帮我照顾小青!”不敢再看许仙一眼。

        [你个撒比,睁开你的眼睛看看许仙!]这白素贞怎么这么缺心眼儿呢?许仙身上那么厚的功德金光摆着呢,用得着这么撕心裂肺生离死别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送给大家的入v万字更~
  • 金牛又有大动作!马尔代夫、印度等南亚国家都来了... 2019-05-17
  • 中国(湖南)第20批援塞和第16批援津医疗队19日启程 2019-05-02
  • 陈坤:虽然会被困扰,但感谢情绪无法删除 2019-04-29
  • 晋城:八项重点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4-2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