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
  • 海南体彩官方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2417鬼神斗巨枭,四方烽火起(105)
        突兀,只见头开脑裂,那马超军将领的头颅霍然被那弯刀劈破,小将飞快起脚,将其踹开后,便抢了其战马,坐在了马上。

        眼见此状,在附近的马超军将士都是大惊失色,与此同时黄忠军的将士纷纷赶了过来。却见那员小将赫然正是甘瑰是也。甘瑰眼露凶光,兴奋起来,一拨战马便是冲入人丛内厮杀。

        不一阵后,消息传到了马超耳中,马超只听前线来报,将士们突破之际,遇到了一片沟渠地带,不得已停了下来,紧接沟渠内忽有伏兵杀出,在前方负责指挥的将领更是被敌方一员小将所杀。

        马超一听,心头一恼,迅速命人唤来鄂焕,并让左右前去安排木板。不一阵,鄂焕策马飞快赶来,马超一凝色,厉声令道:“鄂焕你速去杀散在沟渠前方的敌兵,并指挥将士继续突破?。?!”

        鄂焕听话,速是震色领命,遂是带着一彪人马,飞快地冲向了前线。

        不一阵后,正在厮杀的甘瑰,听得城上响起了一阵号角声,甘瑰一听,不由面色一变,暗道杀得真不过瘾,但也不敢违令,迅速地一拨战马,下令撤走。

        少时,眼见甘瑰等人刚是撤回沟渠之内,鄂焕却正好带着人马赶了上来。

        鄂焕迅速地赶到了最前方,眼见着敌军已撤,不由一皱眉头。就在此时,已经稍息有一回的城上弓弩手,在黄忠的命令之下,再次纷纷搭弓张弩,瞄向了城下的马超军。鄂焕更是猝然感觉到一股强烈刚猛的气势瞬间将他给锁住了。鄂焕面色一变,下意识地望了上去,正见黄忠单手执弓,嘴刁弓弦,弓上一根赤色凤头箭矢,闪烁着骇人的光芒。

        鄂焕见这赤凤矢不凡,心头咯噔一跳,下意识地连忙调动体内的力量。

        啪~~~?。?!

        突兀只听一声爆响,紧接着宛若天旋地转,场面骤变,恍然间鄂焕如见一头火焰朱雀遮天蔽日一般,朝着自己扑了过来。那场景宛若天崩山倾,盛势绝乱??!

        “嗷嗷嗷嗷哦~~~~?。?!”鄂焕纵声咆哮,心知不可怯弱,否则生死就在一瞬之间。霎时,鄂焕浑身迸发出一股极其猛烈的不祥气息,一尊不祥之魔煞相势显现在了他的身后,仿佛与之融为一体,随着鄂焕挥舞手中方天戟,那魔煞也在作出了相同的动作,挥戟扫向了那头巨大无比的火焰朱雀。

        蓬~~~~~?。?!

        一声如同天开地裂般的乍响遽然响荡,鄂焕陡然色变,紧接仿佛有一股不可抵挡的力量,将其连人带马地推向后方。

        在鄂焕附近以及身后的马超军将士无不看得眼切心慌,在那瞬间鄂焕仿佛成了那撼树的蜉蝣,直到退了有足足三丈,鄂焕才卸去了大半的力量,挥戟一拨,震飞了那赤凤矢。却见赤凤矢在空中打转了几圈,落到了沟渠地带里面,甘瑰早有准备,连忙命人回收。说来这赤凤矢乃是马纵横当年搜罗天下名匠之中在锻造艺术上,可谓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蒲元所造。蒲元一共为黄忠打造了三矢,赤凤矢就是其中之一,乃由赤钢所淬炼,刚硬无比,并且极其锋利,黄忠曾经试过,将数十具钢刀叠在一起,以赤凤矢射之,数十具钢刀皆碎之??!

        用黄忠的话说,这蒲元给他打造的三支箭矢,足可称为神技之矢,无论哪一根都足可比得上天下任何的神兵利器。

        此时却看鄂焕脸色难看得有些可怕,并快速地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方天戟,竟隐约出现了一道如蜘蛛丝般的裂痕,可知他的方天戟乃是顶级神兵??!

        不过鄂焕来不及气恼,因为这时他已经察觉到黄忠再次搭弓,这回弓上的那根箭矢,呈青绿之色,并且雕有一颗青鸾之首。尝试过赤凤矢厉害的鄂焕,这下自然不敢怠慢,连忙一拨战马,迅速地后撤。眼见威猛无比的鄂焕当下也要暂避锋芒,一干马超军的将士自然是吓破了胆,连忙纷纷后撤。

        少时,马超眼见前线的将士竟隐隐后撤,不由面色一紧,很快有人来报,说黄忠以一根凤首之矢将鄂焕射退了足足三丈,鄂焕不得已而后撤。马超闻言,面色连变,他很清楚鄂焕并非贪生怕死之辈,黄忠此矢竟能将其逼退,定不寻常。只怕就算是他亲自前往接招,怕也会有危险。同时,马超也察觉到前方将士士气开始萎靡起来,马超沉吟一阵后,遂是当机立断,下令撤军。随着马超令声一落,前方的将士迅速撤离,不一阵后,马超便是整顿军队撤军而去。

        话说,黄忠眼见马超撤军也并无下令追杀,命左右派人收拾战场后,便回去敌楼歇息。

        是夜,在平阳府衙内,甘瑰一脸振奋,对于手中的赤凤矢可谓是爱不释手,单膝跪下,一边不舍地递给黄忠,一边喊道:“黄老这赤凤矢可真厉害得很,今日那一矢,可真把人吓出魂来。就连鄂焕那不祥之人,也被黄老这一矢逼退而去。哼哼,那鄂焕也是识趣,幸好他逃得够快,否则黄老再以青鸾矢射之,说不定就能取他狗命??!”

        黄忠扶须而笑,旋即伸手取回了赤凤矢,目光充满了感激之色,道:“此矢乃是主公命蒲元为老夫所造。当初,老夫被那关云长断去一臂,心想即已是残疾之身,也该是解甲归田。主公念老夫辛劳,便也同意。只不过后来老夫还是一心记念着战场,浑浑噩噩度日,不久还大病了一场。主公得知,便命蒲元打造了三矢,并亲自送来给老夫,再次相请老夫出仕。老夫感激不已,收下三矢,殊不知此三矢堪比良药,没过几日便也药到病除。想来,主公是比老夫还要了解自己啊。故这仅剩不多的一生,老夫愿尽奉与主公?!?br />
        黄忠手执赤凤矢,充满了感激地说道,此事没多少人知道,黄忠一直记在心中,对于黄忠来说,这辈子能追随如此一位主子,死而无怨,纵马革裹尸,战死战场,亦是他心之所愿。

        “既然还有这般一回事?!备使逄?,暗暗念道,心里也不禁充满了向往。另一边的黄叙也是面露感激之色,当初黄忠卸甲之后,病情曾一度十分严重,若非主公关切,说不定他的老父亲早已归天了。

        “诸位,尔等却想。当日老夫已是残疾之人,又是老弱之年。主公尚且如此关切,并赐下如此大恩。尔等能追随这般主子,乃是尔等之幸也。为将者得主如此,焉有不效死之理哉?。??”黄忠手执赤凤矢高举振声而道,这字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众将听了,不由纷纷跪了下来,并齐呼大喊道:“我等愿为主效死,誓守平阳不失?。?!”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马超仔细问过鄂焕之后,不由脸色连变,道:“那黄忠的赤凤矢竟如此犀利,没想到这老黄贼虽已断了一臂,但借着这般神兵,这弓箭反比当年还要可怕??!”

        “主公莫急。末将以为,那老黄贼这般早显露出他的杀手锏,反而对于我军是有利而无弊。否则若是那老黄贼趁我等大意之时,再出此矢,势必危矣?!倍趸滥辽降?,眼神中隐约还有几分忌惮。马超察觉到了,不由心头暗暗一紧,这天下能让自己麾下这员猛将心感忌惮的东西可真不多。

        马超稍稍沉色,遂又道:“嗯,鄂焕你所言是理。如今你我知道老黄贼有这般杀手锏确实是件好事。却不知老黄贼还有多少如今日这般的神兵?!?br />
        “至少还有两根。末将今日还见有一根雕有青鸾的青绿箭矢,同样是散发着惊人的气势。不过末将当时掂量了一下那赤凤矢,发现那赤凤矢重量非比寻常,又要发挥出如此强大的力量,损耗必然巨大,因此只怕就算那老黄贼也不可能长发此矢。更何况老黄贼如今只有独臂??!”鄂焕沉声分析而道。马超听话,面色一凝,心里倒也稳了一些。

        话说,正如鄂焕所分析的一般,蒲元替黄忠打造的三矢皆是以天下精钢所造,重量都是非比寻常,若要发挥出这三矢的力量,所损耗的气力十分巨大。蒲元曾经做过测试,发现起码要有寻常的十个大汉,才能发挥出三矢中最轻的青鸾矢,十二个汉子才能发挥出赤凤矢的威力。因此纵然是给天下第一神箭量身制作,蒲元也仅仅为他打造三矢,并且后来还专门找到黄忠,严谨提醒,这一日之内,最好只发一矢,如发二矢便有可能损伤筋骨,若一日内三矢齐发,必然气血翻腾,甚至有可能筋脉骤断,一旦遭到反噬,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不过眼下我军人人皆忌惮那老黄贼的箭矢,接下来的进攻怕将很难有所进展??上揖巯乱丫鸹盗说芯氲钠琳希?!为此也付出颇大的代价??!”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