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邹市明:70岁仍希望站在拳击赛场 不是天才成功源于努力 2019-07-16
  • 狼若真的来了,真相又会怎样?(痴山原创) 2019-07-13
  • 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云南新实践——访云南省委书记陈豪 2019-07-09
  • 省会中山路部分路段快车道预计17日通车 2019-07-05
  • 《辉煌中国》第五集《共享小康》 2019-07-05
  •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7-03
  • 我们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跟跑到领跑,几代人付出了无数的心血和汗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是你们流淌的每一滴汗水,汇聚成如今奔腾不息的洪流,向在祖国发展建设各条战线 2019-07-03
  • 金牛又有大动作!马尔代夫、印度等南亚国家都来了... 2019-05-17
  • 中国(湖南)第20批援塞和第16批援津医疗队19日启程 2019-05-02
  • 陈坤:虽然会被困扰,但感谢情绪无法删除 2019-04-29
  • 晋城:八项重点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4-2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
  • 海南体彩官方 > 都市言情 > 重生都市写轮眼 >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心灰意冷
        十分钟后,政纪无奈的看着眼前透明的屏障,他想尽了办法,却一无所得。

        缓缓的从空中落下地面,好巧不巧的,南安秀正在不远处,看到政纪的身影,露出一丝惊喜的表情,快步走了过来。

        “如何?连你也出不去吗?”因为走得急切,南安秀的呼吸有些急促。

        政纪点点头,皱着眉头沉思,他是决计不可能留在这里的,可现在看来,这里就像是一座巨大的牢笼一般,将他困住。

        政纪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南安秀在一侧有些紧张的看着此时表情严肃的政纪,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想了想也席地坐在了他的身边。

        几分钟后,政纪睁开了眼睛,看了眼南安秀。

        “你离我远些,”政纪说道,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南安秀闻言忙站远了些,有些好奇的盯着政纪的动作。

        政纪抬起双手,紫色的轮回眼轻轻的旋转着,双手面前的空气,好似波纹一般荡漾着,粘稠的如同搅动着的蜜糖水一般,倏然,政纪身前的空间出现了一道道被撕裂的裂纹!

        下一秒,在南安秀震撼的目光之中,政纪的身影缓缓的消失在面前的裂缝之中。

        黑暗的裂缝内,政纪感受着独特的空间波动,他的身周,红色的须佐能乎在包裹着,一阵阵巨大的撕裂感在他的四周浮动着,倏然,一道波纹幻动,胸口的须佐能乎被瞬间撕裂!

        政纪眉头一挑,没想到空间撕裂的能量居然庞大至斯!

        黑色的求道玉缓缓浮现,与须佐能乎重合,紫红色的须佐能乎出现,承受住了空间的波动!

        回头看了眼黑色空间裂缝外的南安秀,政纪转身朝着未知的黑暗中缓缓浮动而去!

        “有缘,再见!”

        忻城,日照夕阳,寒风瑟瑟中余晖映照着屋舍的积雪。

        而此时,距离政纪的“死亡”已经过去半年的时间了。

        半年里的时间,发生了很多,也变化了很多,而这种变化,对于普通人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可是对于一些特定的人群来说,却是天翻地覆的。

        忻城广场,那曾经的“政纪故里”的巨大名牌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今天,是春节的前一天,忻城的气氛中已经洋溢着年节的氛围,行人不少,花红柳绿的对联叫卖着,而在广场的中心,那座曾经宾客满门的咖啡馆,如今却门前冷落鞍马稀,仿佛与这热闹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城南,政家标志性的“红楼”,此刻枫叶落满门前,无人打扫,显得有几分凄凉。

        而除此之外,大门上贴着的白色封条,也显得格外的扎眼。

        时不时的,会有行人从此路过,总会转头看一眼这曾经代表着一段传奇和光辉的历史,这座整个忻城数一数二的住宅建筑,代表着它的主人的荣辱兴衰,总会让人感慨一句,世事无常!

        而在此时刘正军一家,同样不好受。

        这半年,对于他们来说,可谓是剧变。

        经历了丧女之痛的刘正军,整个人头发都白了,身子佝偻,一口的牙,几乎掉了一般,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在这半年内抽空了。

        而刘母李慧同样不好过,曾经爱笑的脸上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出现过笑容了,整个人天天呆呆的,抱着女儿的照片一看就是一整天,最为明显的是记忆力也越来越差,甚至有好几次出去买菜都忘记回家的路。

        这让来暂时照顾他们的外甥女李晚晴也是悲伤不已,很明显的,表姐的母亲这是出现了老年痴呆症。

        自从经历了那一场剧变之后,李晚晴就住到了刘家,照顾着老夫妻二人的生活起居,她也很同情舅舅一家,世事无常,谁能想到,一转眼就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表姐就这样离开了人世,而姐夫却也同样生死不明,更令人悲痛的不仅仅是亲人的离开,还有外部的打击。

        可以说,在半年的时间里,生活从天堂掉入了地狱一般。

        这种落差,如果是她自己,很难说还能有勇气活着坚持下来。

        门响了,李晚晴开了门,她的父亲李建帼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李建帼看了眼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刘正军,无奈的叹了口气问女儿道,“你舅舅舅母身体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有些低沉,舅妈最近忘事更严重了,”李晚晴看着风尘仆仆的父亲,眼睛微微一红说道,这段时间,不仅仅是舅舅家,他们家也并不好过,这一点,从父亲每次的神态上可以看得出来。

        李建帼的确不好过,在华国,一个普通人跌落或许只会影响自己一人,而一个位高权重的人跌落,则会影响一批人!

        而显然,李建帼就属于这一批人中的一个。

        即将升任副市长的他,在政纪倒台后,一落千丈,居然被发配到了一家效益不好的国企当总经理,忙的焦头烂额。

        然而虽然无奈,可他并不怨天尤人,当初能上位,是靠着政纪,而现在,无非是回到起点罢了,不过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更何况,自己的难题与刘正军一家比起来,都不算什么,最起码人都在。

        “正军,出去走走吧?”李建帼拍拍刘正军的肩膀说道,视线落在他苍白的头发上,不由的鼻尖有些发酸,脑海中依稀是半年前刘正军意气风发的时候,和那时的他相比,何止老了十岁。

        刘正军点点头,拿起外套,走出了门外。

        小区里,虽然天寒地冻,可是丝毫地当不了人们过年的热情。

        刘正军和李建帼走在小区的鹅卵石道路上,耳畔,依稀是小区里为即将过年而开心的孩童嬉闹声,不少人家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在妻子或者父母的帮助下贴着对联。

        然而,这一切,却好似和刘家没有任何关系一般,格格不入。

        刘正军经过一家邻居门口,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忙转过头去装作没看见,继续忙着自己的,还把孩子拉过来,仿佛防贼一般,对避之不及,仿佛多说一句话,都要倒多大霉。

        刘正军面色不变,脑海中忆起之前每次见面都热情的仿佛烈火一般的邻居,此情此景,不由的让人感慨一声人情冷暖。

        李建帼叹了口气,递给了刘正军一根烟。

        香烟弥漫在两个男人的脸上,却是另一番沉重。

        “你也别想太多,不拘如何,日子总要过下去,小璐在那边也不希望看到你们过得不好,”李建帼深吸一口烟,吐出长长的烟雾说道。

        “嗯,”刘正军应了一声,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前尘往事,就当是做了一场梦罢了,放开些,嫂子的身体现在也不好,她还需要你照顾,”李建帼再说道。

        听到李建帼提起妻子李慧,刘正军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波动。

        “我要卖房,你帮我联系下买主,”刘正军掐灭香烟,忽然说道。

        “卖房?”李建帼一愣。

        “缺钱吗?需要多少,我还有些积蓄,”李建帼问道。

        刘正军摇摇头,“我要带着李慧出国了?!?br />
        “出国?!不回来了吗?”李建帼惊讶的看着他。

        “暂时不考虑回来了,很早以前就说带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现在了无牵挂,正好和她出去走走,顺便去国外看看病,那里的医疗条件好些,”刘正军也有自己的打算。

        李建帼沉默了,在他看来,刘正军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两口子在华国呆了一辈子,去了国外无依无靠,怎么可能过的顺心,这无非是他逃避现实的一种借口罢了。

        心里虽然这样想的,可是嘴上,李建帼却说道:“出去走走也挺好的?!?br />
        说不定,出去走走真的能让刘正军的心情变好些,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李建帼没想到刘正军会这么着急,在拿定了买卖房的主意后,就雷厉风行的带着他取上了房本,直接去了中介公司,把信息挂了出去。

        而这还没完,刘正军似乎下定了决心,把家里之前政纪送的那些贵重的东西都去典当行卖了。

        当典当行的老板笑的嘴都歪了的时候,李建帼则是心疼不已,政纪送的自然不会有便宜货,价值不菲,如今却便宜了这家典当行,用不到十分之一的价格就全买了下来。
  • 邹市明:70岁仍希望站在拳击赛场 不是天才成功源于努力 2019-07-16
  • 狼若真的来了,真相又会怎样?(痴山原创) 2019-07-13
  • 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云南新实践——访云南省委书记陈豪 2019-07-09
  • 省会中山路部分路段快车道预计17日通车 2019-07-05
  • 《辉煌中国》第五集《共享小康》 2019-07-05
  •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7-03
  • 我们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跟跑到领跑,几代人付出了无数的心血和汗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是你们流淌的每一滴汗水,汇聚成如今奔腾不息的洪流,向在祖国发展建设各条战线 2019-07-03
  • 金牛又有大动作!马尔代夫、印度等南亚国家都来了... 2019-05-17
  • 中国(湖南)第20批援塞和第16批援津医疗队19日启程 2019-05-02
  • 陈坤:虽然会被困扰,但感谢情绪无法删除 2019-04-29
  • 晋城:八项重点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4-2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
  • 北京十一选五快速开奖走势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直常见号码 百家乐开发软件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 360捞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开 竞彩网胜分差 彩客网双色球 上海时时乐和值技巧 3d近十期开机号 河北十一选五如何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推荐号 足彩胜负彩怎么玩 福建36选7第18074期 手机买彩票正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