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
  • 海南体彩官方 > 古代言情 > 楚门骄探 > 第59章 由线而求索
        “……依小凤的性格,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你怕她在莫园守卫面前嚷出来。所以把她骗进房间控制她,最终杀人灭口。事情的经过难道不就是如此吗?”

        陆聆涛说完了他的推断,冷冷地道:“优娘,在此都是聪明人,你又何必装傻?”

        优娘苦笑道:“请你们相信我,我绝无杀龙姑娘之意!一切都是意外!”

        她望向龙小凤,希望她能为自己说上两句。

        龙小凤将那条浅绿色的丝线在指尖不停地绞来绞去。

        她果然替优娘说了好话:“我相信这是意外。因为你杀我,是下下之策?!?br />
        她看了陆聆涛一眼,他的身子微微前倾,好像如果不是她在为优娘说话,他就会将优娘立毙刀下似的。

        龙小凤说:“其实我能够理解优娘的不得已毕竟人都有保全自己的本能。

        “你给我下药让我不至于在莫园里大嚷,是为了保全自己;下手杀我,同样也是为了保全自己你不想死、不想落在那位‘官人’手中,只能委屈我了?!?br />
        她突然间很低落,所以说,小寒也是不得已吧,

        优娘为了保全自己牺牲一面之缘的她,小寒牺牲的是那件身外之物……

        不,不要再想那个世界的事了,这里已经没有小寒,眼前的这个陆聆涛也不是她记忆里的陆聆涛……

        龙小凤强迫自己回到当下,她将那条浅绿的丝线捋直了:“如果不是这条丝线,我也会认为优娘你引我进‘晓月阁’,唯一的目的就是杀人灭口。

        “但是这条丝线却突兀地出现在我的身上。我不由地要想一想,你为什么要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

        “是想将我的死嫁祸给那天在‘晓月阁’里的官人吗?这条丝线我记得是那位‘官人’身上的。

        “我曾经想过从这条丝线去查那位‘官人’的身份,所以拜托了盛京府的仵作娘子?!?br />
        龙小凤将那条丝线递给陆聆涛,陆聆涛接过来,问道:“江吟怎么说?”

        “江吟和陆大哥的看法一致,认为这条丝线毫不稀奇,盛京里只要有点身份的人都可能拥有这种丝线打的络子,所以不可能以此作为认证某人的证据。

        “于是,这便推翻了我最早的猜测?!?br />
        龙小凤想到江吟昨天的神情其实她真的不必那么抱歉的:“如果这丝线不能找出它的‘主人’,那你为何非要将它放在我的身上呢?

        “我猜想,你只不过要借由这条丝线告诉楚门,我死得蹊跷,必须得好好地查一查。你怕有人将我毁尸灭迹,甚至安排人把我的尸体送出莫园?!?br />
        “凤小龙”的身影浮现在脑海,至少能认识这么个人,是挺有趣的;至少能在这个世界顺利地找到安身之所,很幸运。

        龙小凤诚心地道:“谢谢你,优娘?!?br />
        陆聆涛想起莫园里被处理到的两具男尸他知道,若非有暮声寒在,龙小凤此刻怕是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优娘说:“原是我害的你,何胆能受龙姑娘半个谢字?”

        “如果你当时不让我彻底闭嘴,被那位‘官人’发现,窥知我的身份,那么,你我二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不是么?”

        龙小凤笑笑:“所以我相信,你杀我,是不得已。如果有选择,你甚至希望由我亲手把你押到楚门受审,就像现在一样?!?br />
        “多谢龙姑娘理解?!?br />
        也许是知道此地真正能决定自己命运的是陆聆涛,优娘小意地对陆聆涛解释道:“我最早只是想将龙姑娘悄悄地藏起来,真真没有杀她之意。

        “谁知这时,那位贵人突然来到。我想,与其被那位贵人发现并折磨龙姑娘,不如我来动手,至少,我能保证把信息送出莫园。

        “而只要将信息送出莫园,楚门就会采取行动……”

        陆聆涛冷笑:“但这些都是以小凤是一具尸体为前提所做的应对,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小凤真的死了,即便有千万个理由,楚门也绝不会放过你?!?br />
        “我当然想过?!庇拍锲骄驳氐?。

        陆聆涛怒极反笑:“犯罪就该伏法,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倒想听听你对那去势浮尸案有什么说辞。要知道,即便没有小凤,你也是有人命在身的?!?br />
        优娘默然不语,似乎有点抱歉。

        龙小凤则道:“我正想说这个呢想通了丝线的问题之后,我又有件事想不通了。

        “我想不通去势浮尸案若真是你做的,隐藏自己、将我毁尸灭迹才是正常反应吧?你为什么非要引我来查莫园?而既然将我引来,为什么又不赶紧儿地杀了我?”

        优娘的嘴角微弯,之前所有的惊慌、忧心全然不见她知道,眼前这个聪明的小姑娘已经接近了事情的本质。

        龙小凤知道自己多半猜中,亦是松了口气:“于是我将这事的来龙去脉多想了一想,有了个比较大胆的猜测。

        “那就是你做下去势男尸案的目的,和在我身上放那条丝线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为了让楚门把你从重重的迷雾中找出来!”

        优娘笑了笑,妩媚至极:“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龙小凤说:“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想了很久还是想不通。直到昨夜,我又去了一趟莫园……并且听说了一个关于你的传闻。

        “据说,优娘你是‘半步多’的人。不好意思,我也是那会儿才知道世上有‘半步多’这样的地方。但既然‘半步多’是那样的地方……

        “我所有想不通的,便都想通了。一切,昭然若揭?!?br />
        优娘是“半步多”的人,但却正在做一些不利于“半步多”的事。

        她要保全自己,就得找一个新的靠山,否则,只要踏错半步,就会消失如烟。

        而在盛京能与“半步多”抗衡的,恐怕只有楚门了。

        她既然不能主动去接触楚门,那便只能让楚门来找她。

        如果楚门不能因为她放的线索而将她找出来,那也不是她可以期许的楚门。

        楚门,不负她之重望。

        虽然很意外,最终令她得偿所愿的,竟是这样一个小女子。。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