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
  • 海南体彩官方 > 古代言情 > 六宫凤华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安顿(二)
        说曹操,曹操就到。

        话音刚落,盛鸿便进了内堂,笑着问道:“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开心热闹?”

        谢明曦和林微微俱都不说,一个劲儿地直笑。

        盛鸿被笑得一头雾水,看向顾山长。

        顾山长倒是半点不客气,张口便道:“我们在说阿萝,她总想挥着小拳头揍人,又淘气又好动,这性子定是随了你?!?br />
        厚颜又无下限的亲爹盛鸿,听了之后半点不恼,喜滋滋地应道:“我闺女当然生得像我!”

        随盛鸿一同进内堂的陆迟,不动声色地打量佑哥儿一眼。

        佑哥儿眼角还挂着两滴泪珠。

        林微微这个亲娘,也不见心疼儿子,反而笑道:“佑哥儿就是太安静太听话了,我巴不得他淘气闹腾些?!?br />
        “以后啊,让佑哥儿和阿萝每日在一起待着。被阿萝带得好动些才好?!?br />
        陆迟笑着附和几句,心里愈发心疼佑哥儿了。

        ……

        待夫妻两个回了自己的院子,陆迟才低声抱怨:“这个阿萝,也太淘气了。不过九个多月大,就爱欺负佑哥儿。若是日后天天在一起,那还得了!佑哥儿岂不是每日都要挨打!”

        林微微揶揄地笑道:“你这是心疼了?”

        陆迟不答反问:“你不心疼吗?”

        林微微理直气壮地答道:“有什么可心疼的。男孩子总该让一让姑娘家。再说,我觉得阿萝好得很。又水灵又可爱,又壮实又淘气。以后嫁给佑哥儿,做我们的儿媳正好!”

        陆迟:“……”

        林微微私下盘算过结儿女亲家之事,在陆迟面前也提过一两回。陆迟没怎么放在心上,自以为是玩笑罢了。

        这一回,林微微的语气格外认真。怎么看也不是说笑。

        陆迟略一迟疑:“你是认真的?”

        “我一直都是认真的??!”林微微睁着一双明眸,嘴角浮起一丝狡猾自得的笑意:“方姐姐也很喜欢阿萝。不过,她现在远在京城,钰哥儿钦哥儿也隔得极远。哪里比得了佑哥儿和阿萝的青梅竹马?!?br />
        “现在孩子还小,我也不便提亲。过几年,等孩子养大了,我再提也不迟?!?br />
        佑哥儿早产出世,身子骨天生就弱一些。至少也得养到六岁以后,才算养住了。

        林微微不愿说这些,陆迟一想到佑哥儿的身体,也是阵阵揪心。伸手拥住林微微柔软的身躯,在她耳边低声叹道:“只要佑哥儿能健康平安长大成人,让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br />
        林微微鼻子一酸,眼圈陡然红了。

        临盆生子的那一夜,她饱受痛苦折磨,九死一生,终于熬过一劫。

        对陆迟来说,也同样是痛苦至极刻骨铭心的一夜。

        若不是陆迟心肠太软,轻信宁王之言,随身戴了那块要命的玉佩。她也不会早早动胎气早产……

        “陆大哥,”林微微低声哽咽:“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你不要耿耿于怀,更不必自责愧疚。我和佑哥儿都好好的呢!”

        陆迟手臂略略用力,将林微微抱得更紧了些,声音有些低沉沙哑:“微微,过去是我太过心地仁善,轻信他人。好在你们母子平安。否则,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br />
        “宁王出身尊贵,我们陆家再势大,也不能和藩王正面对抗?!?br />
        “如今,皇上有意收拾宁王。祖父早已暗中命人推波助澜,煽风点火。只等宁王被定罪严惩?!?br />
        “一步一步,慢慢蚕食,总有一天,会将宁王一派彻底铲除?!?br />
        “你且耐心等着,这一日,迟早会来?!?br />
        陆家每隔几日就有消息送来。陆迟消息之灵通,几乎不弱于盛鸿。

        也因此,陆迟很清楚,宁王已彻底落入下风,身陷囫囵无力自救。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只是,建安帝也不能全然不要脸面,直接处死宁王这种事绝无可能。先定罪,再慢慢磨搓,逼宁王自尽还差不多……

        这等事,不宜宣之于口,自行意会就是。

        林微微哭着嗯了一声,将头依偎进陆迟的胸膛里。

        陆迟用力搂紧挚爱的妻子,抿紧嘴角,目中闪过冰冷的寒意。

        ……

        五六日过后,才算彻底安顿下来。

        内宅之事,皆属小事。短短几日,谢明曦便已将内宅诸事打理得井井有条。根本无需盛鸿操心。

        盛鸿身为藩王,真正要烦心的是如何接手治理蜀地三郡。

        接手藩地,倒是没什么阻碍。藩王坐镇藩地,除了每年定期向朝廷交纳一些税赋之外,治理之权本就在藩王手中。

        不过,说是一回事,做起来是另一回事。

        便如天子坐上龙椅之后,想真正掌控朝堂,也要耗数年之功。

        同理,藩王要掌控藩地,也绝不是一件易事。所以,盛鸿才特意带了一些心腹亲信前来。眼下第一件事,就是先将身边众人先安排好官职。

        陆迟赵奇两人,一个是新科状元,一个是新科榜眼,俱出身阁老府。在来蜀地之前,吏部已开了任令书。

        陆迟任蜀郡下辖的南安知县,赵奇去了贵平县做知县。虽然只是七品官职,却是一县之首。

        萧宇凡略显一筹,去晋宁县做了县丞。

        另外几个新科进士,也一一安排至各县任职。

        叶景知是蜀王长史,负责打理蜀王府庶务。

        谢元舟和梅氏兄弟两人,论功名拿出去都不够做官的,便留在蜀王府里听候差遣。

        萧宇凡等人都领着妻儿去赴任,赵奇孑然一人,走得更是麻溜。到了陆迟这儿,却出了点小问题。

        林微微想留在蜀王府长住。

        陆迟惦记妻儿,不愿林微微留下。

        成亲后恩爱甜蜜从未怄过气的小夫妻,生平第一次有了严重的意见分歧。

        “微微,我去南安赴任,你总该随我一同前去?!甭匠倥λ捣治⑽ⅲ骸盎褂杏痈缍?,我们一家三口,还是在一起才好?!?br />
        林微微不乐意:“南安又不远,你每隔半个月来看我们母子一回便是?!?br />
        陆迟露出一脸受伤之色:“微微,在你心里,我和蜀王妃到底谁更重要?”

        林微微犹豫着看了陆迟一眼。

        陆迟:“……”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1
  • 关于国务院二招十分成功的旧改工程案例向 各省市推广解决民生住房困难的创新科技 2019-04-21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