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
  • 海南体彩官方 > 古代言情 > 某东方的红萌馆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汇聚
        幻想乡比起现世的钢筋水泥丛林来,无疑要更加具备自然风情。也就是说,漫山遍野,青草花朵无处不在,固然有些是连花瓣都几乎无法看到的渺小植物,但只要是“花”,就能够被花之暴君驱策。

        于是这一日,风见幽香的声音响彻幻想乡。

        “以贤者之名,红魔馆、地灵殿、永远亭、白玉楼、妖怪山、命莲寺……以上组织,速派使者至迷途之家与会,半个时辰内若无代表到场,则视作放弃权利。此致?!?br />
        理所当然的,这引起了妖怪们的重重讨论。

        “怎么回事?风见幽香什么时候和八云紫搞到一起去了?她们不是水火不容吗?”

        “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咯。不过花之暴君肯给妖怪贤者当狗倒是让我有点意外,我还以为她很有骨气呢噗”

        小小的花朵发射出一线白光,将出言不逊的妖怪击毙当场。

        “权利?什么权利啊,也不说清楚点?!?br />
        “管他什么权利,妖怪贤者点名,有谁敢不去?把这些势力全都聚集在一起,简直是要把幻想乡重新洗牌,八云紫看起来是要玩大的了?!?br />
        王安阳端坐原地闭目养神,风见幽香则倚靠在他身上,笑着问道:“感觉如何?现在的幻想乡里提起妖怪贤者,所有人想到的都只有那个叛徒。只识八云紫,不知王安阳?!?br />
        “无所谓?!?br />
        王安阳并没有睁开眼睛。

        “我本就是故纸堆中的老古董了,时代更迭,世间已无我的位置??上衩氐蛄?,最终还是得把尚未彻底烧尽的柴薪挑挑拣拣,重燃火焰?!?br />
        “若非八云紫以性命为筹码,我是不会再理会此世事物的。毕竟……我不恨她,她也不再恨我?!?br />
        “我们早已两清?!?br />
        风见幽香坐直身子,缓缓颦起眉头,来回打量王安阳。

        “阿暝,怎么你复活之后,反而比原来要更心灰意冷?”

        “……确实如此?!?br />
        王安阳深深叹息。

        “我已经很累了,可……依旧不肯放手?!?br />
        “谁?”

        王暝那句话中最关键的部分含糊不清,就连风见幽香都没能捕捉到??删驮谒胍肺适?,第一位熟悉客人的造访打断了她。

        金发少女推门而入,她与王安阳一样闭着双眼,对二人微笑颔首。

        “哥哥,苋姐姐,好久不见?!?br />
        “阿麟,我很抱歉?!?br />
        “没什么好抱歉的?!?br />
        月麟的微笑比起过去要僵硬许多,但风见幽香依旧能从她身上看到过去的影子,这让花之暴君心中泛起阵阵熟悉的暖流。

        “这是我的选择,仅此而已?!?br />
        王安阳也不再多言,站起身来。

        “我明白了。走,去会议室,等待客人?!?br />
        他率先向外走去,路过垂头丧气,如丧考妣的八云蓝,思索片刻,开口呼唤:

        “八云蓝?!?br />
        八云蓝猛地打了个寒战,连滚带爬地站起身,却始终低着头,像是要把脸埋进自己的胸膛里一样。

        “在,大人?!?br />
        “你不必遮掩对我的憎恨,那对我而言毫无意义。我只是要问你一件事情:你真的认为,你的主人,八云紫,会就此丧生于我之手吗?”

        八云蓝僵立原地,不再说话。

        “正如我先前所言,我不恨她。事实上,如今我们是并肩作战的同道,你可以收敛起脑子里那些无谓的想法了。好好活着,留取有用之身以待来日,八云紫会需要你的帮助,她培养你这么久,不是让你来送死的?!?br />
        狐狸紧绷的身躯缓缓放松下来,她颓然轻叹,继而抬起头来,真心实意,严肃郑重的对王安阳弯腰作揖。

        “蓝明白了,恭迎安阳君归位?!?br />
        八云紫与风见幽香叫他安阳君,是因为安阳君远比妖怪贤者要更贴合王安阳的现状。而八云蓝叫他安阳君,只是因为她不肯称呼八云紫以外的人为妖怪贤者。

        王安阳并不在意这些,他点点头,向自己临时显化安插在迷途之家里的会议室走去。

        “那就麻烦你引导即将到来的客人了,八云蓝?!?br />
        妖怪山中,大天狗站起身。

        “八云紫虽然心狠手辣,但也是位合格的统治者。贤者相邀,岂能不去?”

        命莲寺里,圣白莲双手合十。

        “东道主有令,白莲自当听从?!?br />
        冥府之底,亡灵摇头嗟叹。

        “阿紫……唉?!?br />
        竹林深处,药师整理仪容。

        “走吧,公主,我们去见见你的父亲,真正的父亲?!薄笆怨苡ざ睦词裁锤改?,只是亲代罢了?!?br />
        除此之外,还有些不请自来的客人。

        拎着扫把的魔法使抬手压住帽子,对友人露出灿烂如阳光的开朗笑容。

        “哟,爱丽丝。紫老太婆好像在策划一些很好玩的事情,跟我一起去看看吧?!?br />
        七色人偶使放下手中处理到一半的头雕,轻声叹息。

        “好吧,我们走?!?br />
        森近霖之助与妻子并肩前往迷途之家,平静下是藏不住的期待与亢奋。

        森近博丽笑骂道:“看你这心神不宁的样子,丢不丢人啊?!?br />
        “博丽,是他回来了?!?br />
        森近霖之助也不反驳,嘴角微微向上勾起。

        “真正的他,我的老师、挚友、恩人、酒伴?!?br />
        “妖怪贤者,王安阳,他终于回来了?!?br />
        随心所欲的邪仙用黄金打造的簪子挠挠脸颊,看向身旁的丰聪耳神子。

        “怎么样,看看去?”

        “不曾邀请吾辈,何必自找麻烦?”

        “诶,别这么说啊?!被羟喽鹌∮诳罩?,双手交叠枕于脑后,神情慵懒如猫。

        “咱们就是去看看八云紫又在搞什么大动作,好玩就参与,无趣就回来。漫长的生命如此无聊,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对不对?”

        抱着夏目心的红美铃饶有兴致地挑起一侧眉头,对凑在一起研究复活之法的众人说道:

        “诶。大伙,点名红魔馆和地灵殿了啊,收拾收拾准备出发?!?br />
        然而废寝忘食殚精竭虑的众人没有一个理会她,只有深红恶魔在百忙之中抽出空闲,勉为其难地回应道:

        “不去,滚!”

        红美铃拉下脸来。

        “别这么不给面子啊,信我信我,去了绝对有好康的,比折腾这副骨头还刺激!铃姐姐骗过你们吗?”

        芙兰朵露从如山笔记之中抬头看向红美铃,若有所思地推了推眼镜。

        “既然美铃你坚持……”
  • 石家庄市井陉矿区鑫跃焦化烧结车间无证排污 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2019-04-04
  • 西安七旬老人拄拐到高考志愿咨询会 帮孙子看看报啥学校 2019-02-18